?
您的位置:首頁?????都市激情?????
【柔情少婦王曉蘭】【完】
  第一章   美婦初失身。
  我叫王曉蘭,26歲,是一個知名企業的白領麗人,我身高166厘米,體重58公斤,可謂是長得豐乳肥臀、高挑性感,極富線條美的身段能讓男人一看到我就會想到那種事。我丈夫比我大八歲,是一名網絡工程師,但他是個工作狂,很少有時間呆在家里陪我,常把我這么一個如花似玉的嬌妻冷落在家里,這種情況為我以后的淪陷埋下了伏筆。

  今天是星期日,早上起來后發現我房間里的浴室壞了一個水龍頭,老公又出差了,打電話叫物業管理的人來修,卻被告知維修工請假了,聽著浴室里嘩嘩的水聲,我心里犯愁了。最后還是決定出去找人幫忙修理。匆忙地吃過早餐后就出門了,因為出門走得匆忙,忘了換衣服,還穿著平時只在家里穿的吊帶衫與家居短褲,連乳罩都還沒戴上,輕薄的衣服在我走路時一下就顯現出我那凹凸有致的身體。

  我剛一出小區的大門,就看到了經常經過小區散步的梁伯,梁伯是個五十多歲的男人,長得黑黑瘦瘦的,每次見到我都向我打招呼的,因為常看到他以色迷迷的眼光瞄女人,我心里對他挺反感的,但出于禮貌,每次我都會微笑著回應他。梁伯看到我后,眉毛波的跳了一下:“美女,這么急去哪呀?”我隨口應他:“去找人修水龍頭。”梁伯聽了突然眼光發亮,笑呵呵地說:“美女,你真是走運,一出門就遇上了我這個修理師傅,反正我現在沒事,我就免費幫你修一下吧?”我不由停下了腳步,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說:“你真的會修水龍頭?”梁伯聽了后一下睜大了眼睛說:“我不會?我以前可是做過修理工的,修水龍頭這是很小的事,唉,你們女人不會修才會覺得難的。”因為我也不知該找誰修好,只好陪笑對梁伯說:“梁伯,既然你會修,那就麻煩你啦,只是挺不好意思的。”梁伯聽到我答應讓他修后大喜,拍著胸膛說:“助人為樂是我的好,美女你不用客氣。”于是我就帶著梁伯往家走去,這時是初秋時節,一陣陣清涼的晨風吹來,把我身上輕薄的衣服吹得緊貼在我的肌膚上,讓我那凹凸有致的身段顯現無遺,雖然梁伯一路上裝著很輕松的樣子與我拉家常,但我仍然感受到他那熱辣辣的眼光不時在我的身體上掃過,讓我心里不由升起一種異樣的感覺。

  到了家后,我就拿出一雙干凈的拖鞋給梁伯換,在我把拖鞋放在梁伯的腳邊時,我就很自然地彎腰蹲下,當我抬頭叫梁伯換鞋時,卻發現梁伯正以火辣辣的眼光盯著我那因彎腰蹲下而露出的兩團雪白乳肉,我不禁一下就羞紅了臉,忙站起來往客廳走去,在我去倒茶時聽到了梁伯關上鐵門的聲音,我心里面隱隱感覺不妥,但一下又想不出不對勁的地方。

  梁伯換好鞋后我就請他坐到沙發上,然后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了一只茶懷就給他倒茶,因為桌子比較矮,而我長得比較高挑,所以不得不彎下腰來為梁伯斟茶,在我彎腰為梁伯斟茶時,我那豐滿白嫩的乳肉便一下子從V型吊帶衣領處溢了出來,我心里緊張得砰砰地跳,羞愧得不敢抬頭看梁伯,心想會不會被他看到我的乳頭啊?當我坐到梁伯對面的沙發上時,才敢抬眼看梁伯。我平時很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我在生活里就是以優雅而冷艷的知性美受到身邊朋友的贊賞,這時我正以優雅的姿態坐著:合著一雙修長的玉腿斜放著,雙手合握著放在腿上,蜂腰自然地挺直,雙眼平視對方。梁伯色迷迷地看著我說:“美女你怎么每個舉動都這么好看的?連坐也坐得比別人好看?”聽了梁伯這帶有含義的話后,我粉臉不禁一紅,但心里對梁伯的贊美還是很高興的,于是輕輕一笑道:“梁伯你可真會說話。”梁伯喝了幾口茶后,就叫我帶他去看水龍頭,于是我就領著他進入我房里的浴室時,打開浴室的燈后,我與梁伯都沐浴在柔和的燈光下,以往跟自己丈夫的兩人世界里,現在卻換成了年老而卑微的梁伯,這讓我感受到自己那白領身份受到貶低的壓迫感。

  梁伯先把安裝在客廳陽臺上的總水閥關了,然后再拆開浴室的水龍頭看,然后說是水龍頭的繃帶松了,把繃帶再纏緊就好了。我出于禮貌地站在他的身旁看,一邊聽著他分析水龍頭故障的原理,梁伯卻是一邊說著一邊叫我靠近點去看,我就只好不時地彎腰看一下,心想梁伯一定是想偷窺我的胸前風光才叫我看的,但是我又不好拒絕他,只好裝作不知情地任由梁伯不時地瞄我那雪白幽深的乳溝。梁伯修好水龍頭后,就叫我在浴室里試一下水龍頭行不行,他就去陽臺打開水閥,“啊~~~”突然一股冷冷的水注射了下來,不偏不倚地剛好射進我的乳溝,突然的變故讓我不由地嬌叫了一聲,梁伯聽到我的驚叫后,馬上走過來看看是什么回事,原來是在梁伯修水龍頭時打開了熱水器的開關,當梁伯打開水閥時那水自然就噴射下來了。當梁伯走進浴室時,我剛好把熱水器的開關關了,抬頭看梁伯時,只見他正以充滿欲望的眼神盯著我看,我羞得不禁低下了頭,啊!原來我的絲質吊帶衫被冷水淋濕了后,一下子就顯得半透明了,那高聳挺立的豐滿乳房和嫣紅的漂亮乳頭顯露無疑。這時我可以聽到梁伯那粗重的呼吸聲,我知道自已現在的處境是非常危險的,因為梁伯他隨時都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而變成一只野獸撲向我,想到這里,我緊張得急速地呼吸起來,但這樣一來,卻使得我那豐挺的胸脯更加顯得波濤洶涌、勾人心魄了!這時梁伯與我的身體相距得那么的近,相信他能聞到我那甜甜的呼吸與幽幽的體香。我顫著聲輕輕地說:“梁、、、、、梁伯、、、、麻煩你先出去一下、、、、、、我、、、、、我換件衣服先。”但是梁伯沒有動,就在我手足無措的時候,只感到胸前一緊,原來梁伯他終于在我的絕美身體的誘惑下崩潰了,他踏前一步,雙手一抬就緊緊地抓住了我那雙豐滿柔軟的乳房,“啊~~~~不要~~~~~”,我失聲驚叫的同時抬起自己的纖纖素手去推梁伯的肩膀,但是正處于緊張與驚慌的我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一雙白嫩的素手變成嬌弱地攀扶著梁伯,而梁伯那雙干瘦的手仍然緊緊抓住我高聳嬌嫩的乳房,我感覺自己的雙乳就像活潑的小白兔被人無辜地抓住一樣,只能無助地在梁伯那粗糙的手掌中輕輕地起伏著。我和梁伯就以這個暖昧的姿勢僵持了一會,梁伯才將緊抓我乳房的雙手轉為揉、搓、捏、按等動作,我被梁伯弄得全身酥軟,雙腿更是瑟瑟地發抖,好像隨時都會跌倒般,櫻桃小嘴卻是喘氣如蘭,雙眼迷離地看著梁伯那淫猥得意的卑鄙樣子,心中對他這種下流而放肆的行為卻是毫無辦法。

  梁伯玩弄了我的乳房好一會,突然一下把我扶在他肩膀上的白嫩手臂甩了下來,然后扯著我吊帶衫的帶子從渾圓的肩膀上往下一拉,把我的吊帶衫一下扯到我的纖腰處,讓我那濕潤后雪白晶瑩的上身一下暴露在空氣中,高高挺立的美乳也被他的動作帶動得輕輕搖晃。我不禁又是一聲驚叫“啊~~~~”雙手下意識地捂住自己珍貴的乳房。但由于我的雙乳實在是豐滿,而我的雙手又長得比較纖細,所以我的雙手只能遮住乳房的上半部分,大部分雪白的乳肉還是暴露在梁伯的眼下。梁伯的雙手又伸向我的胸前,我驚慌得不知躲避,眼睜睜地看著梁伯那雙黑瘦的手伸入我的手掌底下輕易地抓住我乳根處的白嫩美肉放肆地揉捏,雙眼似嘲笑似挑逗地看著我。這次沒有了吊帶衫的阻隔,我那柔軟敏感的乳房更加真切地感受到梁伯雙手的粗糙與干瘦,身體沒來由地一陣酥軟,但是梁伯的放肆與嘲笑激起了我不甘受辱的反抗意識,我微微地閉上雙眼,雙手使勁地推了一下梁伯的肩膀,正在得意忘形的梁伯沒有想到我會突然發力的,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上。我把梁伯推開后,馬上慌亂地往浴室外逃去,但當我逃出浴室外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是無處可逃,如果我往客廳逃去,只會讓鄰近的住戶看到我赤裸著上身被一個糟老頭污辱的樣子,那我以后還有面見人嗎?我木然地呆站在臥室的中央,回身看著一步一步逼近我的梁伯,我只能一邊后退一邊喃喃地求饒:“不要~~~~梁伯~~~~~求求你~~~~~~千萬不要這樣~~~~~~”。

  梁伯和我高挑的身材比雖然顯得矮小得多,但是我此刻卻感覺他無比的強大,強大得讓我這個比他高出大半個頭的高挑豐美的女人膽怯,甚至驚怕得連裸露出來的乳房也忘記遮掩了。終于在我退到無路可退時,后腿碰到了床沿,那一刻我感受到了被人奸污的恐慌,梁伯也在這一刻向我撲了過來,他雙手一下環抱住我的纖腰,頭就往我的豐滿胸脯拱來,出于對被奸污的恐慌,我本能地使出最后的勇氣與力量抬起素手推拒著梁伯的肩膀,由于梁伯在身材上不占優勢,加上年齡已大,力氣不如壯年時猛烈,他一時也撲不進我的嬌美的懷抱。但我是一個生性嬌柔的女人,平時并沒做過重活,梁伯的力量雖不如年青人的猛烈,但是我嬌軟的手臂感覺到梁伯那帶著征服欲望的力量是那么的強大,強大得讓我很清楚自己不過是在做最后的掙扎,自己那嬌弱的反抗隨時都可能被梁伯那強大的攻勢摧毀,于是就出現了一幅令人血脈奮漲的場面:一個矮小的糟老頭在溫馨典雅的臥室里摟著一個半裸的豐美少婦,一張丑臉貪婪地想鉆進少婦豐美的雙奶間,卻被少婦用纖纖玉手舍命地攔擋住,糟老頭那丑陋的嘴臉和少婦那激烈搖晃的雪白美乳近在咫尺,卻始終碰不到那眼前誘人的美肉。

  我和梁伯以這樣羞恥的姿勢僵持了一會后,我已經是累得手腳酸軟、嬌喘如蘭了,心中的反抗意志幾乎崩潰了。而梁伯見久戰不下,也心急得很,他突然把原本環抱我纖腰的雙手一下伸到我的胸前往我那對豐碩的乳房使勁一抓,“啊~~~~”我只覺得自己的力氣一下子中斷了,隨即被梁伯的身體往前一沖,就把我撲倒在彈性極佳的席思夢床上,我豐滿柔軟的身體還墊托著梁伯那干瘦的身體在床上彈了幾彈。我被梁伯撲倒在床上后,內心的反抗意志已經完全地崩潰,一雙白嫩的手臂往身體兩側一攤,就嬌怯地喘著氣。梁伯見終于把我馴服了,就起身快速地脫自己的衣服,當他脫光后就把我的吊帶衫與家居短褲一起脫了下去,然后抓住我那條被陰液浸得半透明的紗質小內褲使勁一扯,只聽“咧~~”一聲,遮掩我身體的最后的內褲竟然是被梁伯以這種粗魯的方式除掉了,“啊~~~~~”我情不自禁地驚叫一聲,梁伯那粗暴的一扯,扯掉的不僅僅是我的內褲,我感覺自己那一向示于人前的冷艷、端莊的形象也被梁伯扯掉了,只剩下我赤裸裸的身體、赤裸裸的情欲。

  梁伯扯掉我的內褲后,就急沖沖地掰開我的雙腿,我知道他馬上就要占有我的身體了,心里不禁緊張地砰砰亂跳,梁伯用手扶著陰莖在我濕潤的柔軟陰唇上來回地磨了幾下后,腰板一挺,我只感覺到一根粗壯的陰莖從我的陰道口長驅直入,瞬間把我嬌弱的下體撐得又飽又脹,一股強烈的被侵犯和被占有的感覺讓我不禁輕輕的“噢~~~”的嬌吟了一聲。梁伯進入我的身體后,一邊緩慢而用力地抽插著,一邊用興奮得顫抖的聲音說:“噢~~~真舒服~~~我終于操到你了~~~~你這個騷貨~~~~我早就想操你了~~~~我老梁每次看到你~~~~特別是你風騷地扭動著屁股從我眼前走過時~~~我就想狠狠地操你~~~~噢~~~~操得真舒服~~~~你的穴又肥又暖又緊~~~~夾得我太爽了~~~~你真是個天生就適合挨操的騷貨~~~我操你~~~干你~~~~噢~~~~看你這身材~~~~~奶子又大又挺~~~屁股又圓又翹~~~~走起路來還左扭右擺的~~~~你簡直就是在引誘男人來操你~~~~你這風騷的身體每次走過我面前都引誘我的雞巴硬邦邦地難受~~~~你這個欠操的淫蕩女人~~~~臉上還裝著一副正經的樣子~~~看你那淫穴~~~我還沒有插它就流了那么多的淫水~~~~虧你還能裝得像個貞婦一樣~~~看我不插死你~~~~我要玩殘你~~~~我要你在我的奸淫下哭泣~~~看你還敢不敢在我老梁面前發姣~~~~”“不要~~~噢~~~~梁伯~~~~我沒有~~~~嗯~~~~~呃~~~~~”我想反駁梁伯,但嘴里只能發出輕輕的呻吟。雖然我的身段很惹火,但我卻是個冷艷的冰山美人,平時生活在上流社會里,聽到的都是對自己的贊美與恭維的話,何曾試過有人對自己出言不慎?梁伯這直接的極盡放肆極盡羞辱的話讓我羞愧得恨不得地下有個洞讓自己鉆進去,但事實上地下并沒有洞,而是我身體上有個柔軟而緊致的肉洞正被梁伯那根比我先生更長更大的陰莖鉆了進來,那粗大的龜頭頂到我身體深處沒人到達過的地方,讓我全身都酥軟得像要溶化了一般。梁伯的陰莖好像一根探測棍般一下緊接一下地伸進我的花芯里面,把我身體與心里的秘密都探索得清清楚楚,讓我興不起反抗梁伯的念頭,只能羞愧地把粉臉側到一邊去,無奈地繼續接受梁伯的奸淫與羞辱。

  梁伯把雙手撐在我身體的兩側,就挺動著腰板一下一下地加大力氣頂著我柔軟的身體,梁伯的每一次插入都把我的身體撞得陷入軟綿綿的席思夢床,緊接著我的身體就會被床墊彈得輕輕拋動起來,肥美的陰戶不由自主地向梁伯的陰胯迎送過去,溫柔地把梁伯那干瘦短小的身體托住,溫熱的陰道更是把梁伯的整根陰莖套住。梁伯的身體很瘦,到處都是骨錚錚的,幸好我的身體長得相當的豐滿,渾身都均勻地分布著豐柔的美肉,而我的陰戶則豐滿得像包子一樣,梁伯那骨錚錚腰胯的每次撞擊力量,都被我豐滿的陰戶和豐腴修長的大腿吸收化解了,若換了別的女人,只怕早就被梁伯那硬邦邦的骨頭撞痛了。

  這時我下體的淫液分泌得越來越多,使得梁伯的每一次抽插都響起讓我感到羞愧無比的“嘖~~嘖~~~”的水聲。被梁伯奸淫得無可奈何的我只能無助地承受梁伯一次次向我身體的侵犯,那入侵的沖擊波在我的身體內蕩起一陣陣讓我心悸的電流,我那孤獨無助的芳心無法逃避地接受著那舒服的電流一次次順暢地掃撫自己的身心,那讓人感覺又舒服又羞恥的電流每一次流經我的心房時,都把我對梁伯的排斥感消溶一層,我的內心對梁伯的排斥越來越弱,最后消失得無影無蹤,漸漸地,我的內心在那一刻變得空白一片,好像已經忘了身在何處、忘了自己是誰。慢慢地,我發覺自己的內心不再空白,因為我感覺到梁伯的形象已經隨著那一波波的電流進入了我毫無防備的芳心,在我的芳心深處扎根成長,并且很快地把我的心房都充實了。這讓我感覺到自己的精神世界在逐漸地淪陷,從此我的精神世界里、我的靈魂深處不再是只有我自己一個人,而是永遠的多了一個卑鄙卻讓我喜歡的梁伯!梁伯取代了我在自己精神世界里的主人位置,而我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是什么地位呢?隨著梁伯一下下堅定而有力的插入,在我體內繼續激發那讓我不得不用心去感受的快樂,內心已有個聲音在告訴我,我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已經是一個被梁伯完全征服的女仆!事實上我已經放松了自己讓梁伯操弄,任由梁伯在我的體內劃起一朵朵快樂的浪花,我柔軟的纖纖素手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輕輕地扶上了梁伯那干瘦的腰板,隨著梁伯的抽插,我失神地嬌吟不止~~~~~被梁伯操得欲仙欲醉的我在轉頭的剎那,猛然看見床對面的落地大衣鏡,“啊!!不!!”只見一位豐美高雅的美少婦身上緊緊地壓著一個又黑又瘦的糟老頭,糟老頭那干瘦的腰臀還不停地上下拋動,把美少婦那雪白修長的身體頂撞得輕輕地起伏顫動,少婦不僅不抗拒糟老頭的奸污,還溫柔的伸出纖細的玉手扶著糟老頭那黑瘦的腰板!這是一幅怎么樣的景象啊?!一位高貴秀麗的美少婦竟然和一個卑微丑陋的糟老頭在典雅潔凈的臥室里做著人世間最隱私最親密的事,而這個美少婦竟然是我自己!!一股強烈的羞愧感重重地撞在我的心窩上,讓我一時幾乎無法呼吸,我不禁閉上美目急急地喘息著,鏡中看到的那一幕給我的震憾實在是太大了,而且它還提醒我自己正在被一個丑陋的糟老頭奸淫著,而鏡中那個長得高貴秀麗但不知聒恥地配合對方奸污自己的女人也是我自已!!這一刻,我想到了淫蕩、下賤、不要臉這些字眼,我一直努力塑造的高雅冷艷的形象在這一刻土崩瓦解了,自己長期形成的高傲自信的心態也在這一刻被打擊得七零八落。我感覺自己的整個世界都被梁伯侵占了,梁伯不僅占有了我的身體,還征服了我的靈魂,把我高貴端莊的外衣狠狠地剝掉,把我身體內深處的淫賤欲望挖了出來。在我內心深處,被人奸污的痛苦與墮落的放縱快感糾結著,子宮不受控制地一陣陣收縮,我情不自禁地伸出修長的玉臂環抱住梁伯那干瘦的腰桿,豐美的嬌臀一下高高地挺了起來,溫柔地托著梁伯的下身失控地左右扭動、上下拋送,只幾下,我就甘暢淋漓地泄了身,溫熱的淫水急急地沖涮著陰道里面的陰莖。我竟然在看到自己被奸污的場面時達到了高潮,我真是個淫賤的女人!我心底悲哀地想。

  高潮過后,全身沉浸在舒暢美感中的我睜開迷離的妙目打量著這個壓在自己身上的丑陋男人:只見他頭發花白、滿臉皺紋,皮膚黑褐而有斑點,裸露出來的肩膀與胸部干瘦粗糙,真的是怎么看就怎么丑。但處于情欲高漲的我,不但對梁伯那丑陋的身體毫不反感,內心深處反出對他升起一股溫柔與同情:梁伯年輕時當過兵,上過戰場,為國家作出過貢獻,現在老伴已過身多年,子女又外出務工,長年一個人過日子,那種凄苦與寂寞可想而知。

  這時梁伯滿臉的幸福,雙眼發出興奮與得意的光芒,從他那一下下飽含熱情的抽插,我可以感受到梁伯對他身下這具豐滿滑膩的嬌軀是多么的迷戀和陶醉。他這真摯的感情與狂熱的插入,是我從老公那里無法得到的,漸漸地,我發覺自己被梁伯的熱情感染了,身體越來越放松,小腹里面的子宮口正在慢慢變軟、開啟~~~~~~梁伯的抽插越來越慢,終于在一次狠狠的插入后,把臉伏在我渾圓的肩膀上喘著粗氣休息。我被梁伯那最后的一插弄得驚叫了一聲,原本摟著梁伯腰桿的雙手轉為從后面攀扶著梁伯的雙肩。梁伯那一下狠狠的插入,剛好把龜頭抵在我的子宮口里面,讓我全身一陣酸漲發麻。梁伯伏在我豐滿而極富彈性的身體上喘息著,熱呼呼的呼吸噴在我敏感的脖子和香肩上。當我發覺自己正以這種從后面攀扶男人的柔情方式擁抱梁伯時,我嬌羞地明白到自己內心已經完全地承認梁伯征服自己身體與心靈的事實,以后再也無法抗拒梁伯的擺布與玩弄了。

  梁伯在我的身體上休息了一下后,就慢慢地挺動屁股抽插我的下體,我感覺梁伯的陰莖比剛才變大變長變硬了,把我的下身撐得飽飽脹脹的,每一次的插入都抵在我柔軟的子宮口里面,一種被人貫穿的快感與被梁伯身體擠壓的快感交織在一起,讓我一下就迷醉了。我情不自禁地抬起我的纖纖玉手在梁伯干瘦的背脊上輕輕的愛撫著,香臀款款地扭擺,像是在躲避梁伯的攻擊,又像是在熱情地歡迎梁伯的插入。

  我急急地喘息著,輕輕地嬌吟著,豐挺柔軟的雙乳多情地抵著梁伯粗糙的胸膛。我早已被梁伯操得香汗淋漓,下體的淫液又再次加速分泌,空氣中彌漫著我身體散發出來的馥郁汗香味與柔媚的淫液氣味。梁伯一邊不急不慢地操我,一邊在我耳邊問我:“騷貨,我操得你爽不爽?”啊,他竟敢問我這么肉麻的問題!我羞得無地自容,這么羞人的問題叫我怎么好意思回答呢?但是我內心對于梁伯給予我的羞辱卻產生一種莫名的興奮感。梁伯見我不回答,就加大了嗓門問:“騷貨,快說,你到底被我操得舒不舒服?”同時加大了操我的力度。無法逃避的我,只好側過羞得通紅的粉臉輕輕說:“舒服”。在我回答梁伯時,下體卻因為強烈的羞愧感而溫柔地握了一下梁伯的陰莖。“那我以后經常來操你好不好?”梁伯帶著興奮與得意的聲音問。我嬌羞地略為沉吟一下,便用甜膩的聲音說:“梁伯你要那樣子對人家,人家能有什么辦法呢?”梁伯聽了大喜,粗壯的陰莖在我嬌柔的下體里面高興地跳了幾下。“你這個騷貨~~~真會裝淑女~~~~~明明被我操得發姣~~~~還在這里假正經~~~~~你真是個淫蕩的悶騷女人~~~~不過你很識相~~~~~回答得讓我梁伯很舒服~~~~~我就喜歡操你這種又漂亮又風騷又假裝正經的女人~~~~我要好好的操你~~~~~我操~~~~~。”

  梁伯又抽插了百多下,突然雙手用力地摟緊我嬌嫩的雙肩,下體死死地抵住我肥美的陰戶,而他那粗壯的陰莖一下子變得更長更大了,脹大的龜頭一下子頂入我的子宮口里,“噢~~~~”我不禁快美地嬌叫一聲,小腹深處從未被外物進入過的子宮突然闖進了梁伯那肉乎乎的龜頭,讓我內心一陣慌亂,但心底同時涌起一股讓我難以承受的甜蜜感。我知道梁伯快要射精了,內心一陣莫名的沖動和興奮,情不自禁地用柔軟的雙臂摟緊梁伯干瘦的腰板,香臀挺起輕輕搖擺,陰道和子宮不受控制地陣陣收縮,對著梁伯的陰莖和龜頭一陣陣吸吮。“啊~~~~”我清晰地感覺到梁伯滾燙的精液一注一注地射入了我身體的最深處,我舒服得全身顫抖,挺起的香臀抬高得離開了床,溫柔地托著梁伯的身子輕輕左右搖擺,從子宮里疾疾地噴出一股股溫暖的愛液沖涮著梁伯的龜頭,我竟然在梁伯的奸淫下達到了讓我震憾靈魂的高潮!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失控了:我全身顫抖地高高挺起下體托起梁伯的身體纏綿地左右扭擺了一分多鐘,才突然虛脫般地頹然癱倒在席思夢床上,突然的撞擊力讓我和身上的梁伯被床墊彈得輕輕拋動了幾下。我四肢無力地攤開著,感覺自己全身的力氣被抽得一絲不剩了,全身除了因急速呼吸而不停起伏的高聳胸脯與輕輕收縮的下陰外,其它部位連動一下的力氣也沒有了。

  過了良久,梁伯的陰莖才依依不舍般從我溫暖柔軟的陰道中滑出來,梁伯這才從我香汗淋漓的豐滿身體上爬起來,而我依然是全身乏力地癱在床上嬌喘。梁伯起床穿好衣服后,伸手在我雪白的豐臀上用力地擰了一下說:“騷貨,我先走了,下次再來操你。”“啊~~~”我痛得不禁嬌叫一聲,我沉吟了一下后,帶著嬌羞的語氣說:“你~~~你不洗一下嗎?”梁伯壞壞地笑了:“為什么要洗呢?你的愛液那么珍貴,汗水那么香,我要帶著你的愛液與汗水回家,把你身上的香味抹在我的床上,那樣我就感覺你在我家的床上睡過一樣,我一聞到你身上的香味兒,就會想起操你的那股爽勁,這不是很妙嗎?”我沒想到自己隨意的一句話,竟引來梁伯這么長篇大論的羞辱謬論,但他對我身體的迷戀卻讓我芳心暗喜,我輕輕地側過羞紅的粉臉,再也不敢說話了。梁伯臨走時還拿起我那條被淫液打濕的薄紗內褲放在鼻子下聞了一下,“哇,真好聞,看來正經的高貴女人的氣味就是跟那些鄉下來的女人大不相同!這內褲我收藏了。”說完就把我那條性感的小內褲塞進口袋里。“不~~~~”但是我輕輕的說了一下字后,就不敢再說什么了。只好以復雜的眼神看著梁伯從我的臥室大搖大擺地揚長而去。而我仍然沒有力氣起床,只好拉過一邊的被子蓋在身上,靜靜地回想今天所發生的荒唐事,想著想著就慢慢睡著了。

  當我一覺醒來后,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鐘了,我睜開迷蒙的美目,看著透過窗戶的秋日陽光,全身都流溢著一種被滿足后的幸福感。當我起床想去小解時,才發現自己是赤身裸體,想起床上那段讓我又羞又喜的經歷,粉臉不禁一陣羞紅,但當我上洗手間小便時,更是發生了讓人羞愧得無地自容的事,因為在我尿尿的時候,梁伯早上射進我小腹深處的精液才慢慢地倒流出來,在我的漂亮陰戶下拉出一條白濁的涎液,當我小便完了后,那條掛在我陰戶下面的涎液還是掉不下來,最后我不得不用衛生紙去擦陰戶下的濁液,在擦拭的時候,隔著衛生紙也可以感受到梁伯精液的粘膩,我的心不由想起早上被梁伯的大陰莖插入我下體深處猛烈射精時的那種蝕骨銷魂的美感,頓覺心慌氣喘,不由輕輕閉上美目,用纖細的手輕輕捂著不住收縮的陰戶,過了好一會,我才從羞人的暇想中平靜下來,打開熱水器用溫暖的熱水慢慢沖洗著自己雪白圓潤的身體。

  第二章     糟漢羞美婦。

  自從被梁伯奸污后,我內心深處不時回憶被他玩弄的那段經歷,雖然每次的回憶都那么的羞人,雖然我總是努力地讓自己忘記那段讓我蒙羞的經歷,但是內心對那段經歷的回憶就越是強烈,只要我一閉上眼睛,就好像看到他挺起粗大的陰莖向我走來般,讓我羞怕得渾身酥軟。雖然心里想著最好以后都不要再見到梁伯,但是心底深處明明有一股想再次與梁伯相遇的渴望。我想我這一切的變化,都是因為他那強壯粗大的陰莖把我羞澀的身體給完全開發了,讓我深切地體會到性愛的美妙和作為一個女人的幸福。

  也自從那次被梁伯占有我的身體后,梁伯就在我的視線里消失了,早上再也看不到他在我的小區前的河岸散步,下午也沒看過他騎三輪車去收破爛。一連半個月了,我心想梁伯到底去了哪里呢?我說不清自己對他是關心還是出于想念,反正心里有一股深深的失落感。在這半個月里,丈夫和我做了兩次,但我都沒什么快感,倒是好幾次在睡夢中夢見梁伯再次壓在我的豐滿身體上狠狠地操我時得到了連綿不斷的快感,可惜的是每次都在我快要被操到高潮時醒了,每次醒來后,都發現自己下體濕得一蹋糊涂,心里一邊暗罵自己怎么變得那么淫蕩的?居然夢見自己被仇人玩弄,還無恥地感到快感連連!但是心底對梁伯那根大陰莖的那種羞愧的想念卻變得更加強烈了,覺得梁伯也不是那么丑,而且他在我的面前敢于放縱自己,把他最陽剛的男子氣概完全的表現在我的眼前、我的身體上,他這一點跟其它男人只會贊賞我和討好我的表現顯得尤其特別、尤其吸引我。

  今天是星期四,老公因為要去外地進修兩個月,中午已經踏上了旅途。黃昏時分,下了班的我只感到內心一陣的空虛與寂寞,無聊之際,我就在小區附近買了一大袋番石榴用以度過漫漫長夜。

  當一身職業裝的我一手提著手袋、一手提著番石榴走到小區大門前的時候,只見在斜陽映照下的草地上,站著一個讓我似熟悉又似陌生、既歡喜又羞愧的身影——梁伯,一時之間,我內心百感交織,激烈的心跳讓我高聳的胸部頓時波濤起伏,白嫩的玉臉瞬時布滿了既羞又喜的神情,甜美的微笑與妙目中水一般的柔情卻無法控制地流露了出來。梁伯色迷迷地瞅著我曼妙迷人的身段,口中卻像沒發生過任何事地向我打招呼:“美女,下班了呀?”我輕輕地嗯了一下,心里好想知道他這段時間干什么去了,但又不知從何問起。梁伯又說:“美女,買這么多的水果是招呼客人嗎?”我說:“家里只有我一個人,哪來的客人呀?”梁伯聽了后頓時眉開眼笑,口中卻是假惺惺地說:“一個人吃水果好悶的!不如我陪你吃吧?我梁伯可是最重友情的”聽了梁伯這句帶有暗示性的話后,我原來平復下來的芳心又是一陣砰砰亂跳,我羞澀的微低下頭說:“梁伯你都這么說了,如果我還不請客的話,倒是顯得我小家子氣了。”說完后情不自禁地用美目嫵媚地瞟了梁伯一眼,沒想到他正在用淫穢的眼神瞅著我看,我羞得馬上轉頭輕步向小區大門走去,而梁伯也跟在我身后幾米遠的地方走著。

  當進入樓梯門后,窄小的空間里就只剩下我和梁伯了,這時梁伯向我靠了過來,幾乎貼在我的身后。正當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時候,梁伯的一雙祿山之爪已經落在我豐挺渾圓的雙臀,隔著我薄薄的職業裝短裙把我柔軟的臀肉用力往上托了兩托后,又快速地不停揉捏玩弄著。“呃~~~~~”在梁伯的偷襲下,我不禁發出一聲低低的嬌吟,只感到全身一陣酥軟。但因為我一手提著手袋,一手提著番石榴,伸不出手來阻止梁伯的手,只好無柰地任由梁伯對我香臀進行輕薄。

  我一邊夾緊雙腿忍受著梁伯的搔擾,一邊還要提著重量不輕的水果艱辛地往上走。當快到達我三樓的家門口時,樓上傳來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但梁伯還貪婪地用手揉捏著我柔滑的臀肉,一點都沒有放過我香臀的意思,我心里不由大急,心里急想著如何擺脫梁伯的祿山之爪。突然我感到腦際靈光一閃,我深吸一口氣后馬上轉身,對梁伯說:“梁伯,麻煩你幫我拿一下水果,我要掏鑰匙開門。”梁伯依依不舍地接過水果,一邊還用眼火辣辣地瞅著我那雙在緊身白襯衫下高挺在他眼皮前的豐滿乳房。這時樓梯上走下來兩個男青年,他們經過我和梁伯的身邊時,用火辣辣的眼光瞅著我曲線優美的身段不住地看,同時用羨慕和不屑的眼神瞟了一下梁伯。我羞得玉臉緋紅,慌亂地低下頭在手袋里找鑰匙,感覺到兩個青年人刮在自己身體上的熱辣目光,心虛得不敢瞧他們一眼。心底暗道了聲好險!差點被別人看到自己受羞辱的樣子,內心的慌亂讓我的呼吸一下又急速起來,導致豐挺的美乳失控地一陣波濤洶涌,我羞得更加低下頭了。

  不知是不是因為我心慌,我在手袋里找了好一會都沒能掏出鑰匙,梁伯早已等得不耐煩了,吐著粗熱的氣息在我的雪頸邊說:“騷貨,你再這樣磨蹭下去,信不信我現在就動手把你的衣服給扒掉?”我聽了大吃一驚,天啊!要是真的被他在門外脫掉自己的衣服的話,自己還有臉在這里生活下去嗎?心里一急,手就不知怎么樣的掏出了鑰匙,輕輕地開了門后,我思想一片混亂:我的天!我是怎么啦,竟然引著一個明明想玩弄自己身體的男人回家,這還是個又老又丑的男人啊!我怎么淫賤到這樣的地步呢?我心里充塞著羞愧、傷感和興奮的情緒,羞赧地微低著頭站在客廳門口,雙手無措地交握在身前,不知該怎么面對眼前這難堪的場面。梁伯進屋后馬上把番石榴丟在地上,并轉身反鎖了鐵門。

  聽著那鐵門被反鎖的聲音,我的心一下子消沉了下去,感覺自己好像是別人餐桌上的美味,只能任由人家宰割、擺布了。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梁伯一下子從身后抱住了我,雙手竄過我的腋下分別緊緊抓住我胸前豐挺柔軟的乳房,并把臉貼在我柔滑的玉背上,我一下被梁伯這大膽放肆的行動驚醒了:“梁伯~~~你不要這樣~~~~會被人家看到的~~~~~求你~~~~~讓我把窗簾拉上先~~~~”說著我輕輕地扭動自己豐滿柔軟的身體,但誰看了都知道,我并沒有真正抗拒梁伯的意思,只是在羞赧地在作半推半就。梁伯一邊用臉蹭著我柔滑的背肌,一邊用力地抓玩我的乳房,像沒聽到我的請求般喃喃地說:“噢~~~~好香~~~~~好軟好滑~~~~噢~~~~~真舒服~~~~~我的美騷貨~~~~我好久沒玩你了~~~~~~我的雞巴想死你啦~~~~~噢~~~~~真爽~~~~~~。”由于我平時穿戴的都是超薄型的軟質乳罩,梁伯的手在我的胸脯上一下就抓到了溫膩柔軟的乳肉,他手掌的粗糙感清晰地傳到我敏感的乳房上。被梁伯摸玩得又羞又急的我已經嬌喘如蘭,我忍著腰腿的酥軟感羞澀地再次輕輕求饒:“嗯~~~~~梁伯~~~~~你別急嘛~~~~你看~~~~~我都被你這樣了~~~~~~你就先讓我拉一下~~~~嗯~~~~拉一下窗簾嘛~~~~~~我就只有這個請求~~~~~~噢~~~~輕點~~~~~別的~~~~別的我都讓你作主~~~~好不好嘛~~~~~?”“我的騷貨~~~~什么叫讓我做主~~~~你可要說明白點~~~~噢~~~~你的氣味咋這么好聞的~~~~騷貨~~~~其實讓別人看到也挺好啊~~~~讓這小區里的人都知道~~~~你是心甘情愿地讓我玩的~~~~~~平日里這里的人看不起我梁伯~~~~~現在~~~~~讓他們知道他們小區里最美的女人還不是被我搞了~~~~”梁伯還是不肯松手。“梁伯~~~~~嗯~~~~~求求你~~~~千萬不要讓別人知道我被你這樣過~~~~~好吧~~~~我就說明白點~~~~梁伯~~~~~你好壞的~~~~你明明知道人家的意思~~~~還要人家親口說出來~~~~~羞死人啦~~~~~我說別的讓你作主~~~~是說你現在讓我先拉上窗簾~~~~~~并且以后都不要讓別人看到或知道我被你這樣弄~~~~我就任你怎么弄~~~~”我羞澀萬分地低聲說完這段恥辱的話后,我的頭低得不能再低了。

  “就今天任我怎么弄嗎?那以后呢?” “以后~~~~~以后我也任你喜歡怎么弄就怎么弄”我羞得聲如蚊吶,但梁伯還是清清楚楚地聽到了,他哈哈大笑地說“好~~~~騷貨~~~~這話可是你自己說的~~~~~以后你就要好好地任我搞、任我操、任我騎、任我睡!你以后要是敢不聽我的話,我就把你被我搞的事滿街去唱,還要把你拉到街邊去玩弄!哼,我都這么大的年齡了,還有什么事不敢干?現在操到了你這么一個漂亮得像花朵般的女人,就算死了也值了!”

  梁伯這翻發自肺腑的話,聽得我芳心大為震動,我情不自禁地輕聲說:“梁伯~~~你放心好啦~~~~~我以后會乖乖地聽你的話的~~~~~如果小女子有什么做得讓你不滿意的地方~~~~~你可以懲罰我~~~~~但千萬不要做沖動的事哦!好嗎?” “嗯~~~~算你識相~~~~不過我看你也是個喜歡被男人搞的騷貨~~~~只要你好好地侍候我~~~~~我一定會讓你過上性福無邊的生活的~~~去吧。”梁伯說完后就松開了我。

  我松了一口氣,款款地移步到窗前,把繡有花邊的粉紅色窗簾拉下——其實我家的鋁合窗是深綠色,即使不拉上窗簾,在白天里從外面是很難看到室里的景像,但不關窗簾我總感覺內心不踏實、沒有安全感。

  當我把窗簾完全拉下來后,轉身一看,只見梁伯已經大大咧咧地翹起二郎腿坐在廳門旁的那張換鞋凳上,仰起臉用一種勝利者的眼光似笑非笑般注視著我,我羞澀地微微低下頭緩步走到梁伯的跟前,雙手交握在小腹前靦腆地站著,不知下一步該怎么做。

  梁伯把穿著舊皮鞋的右腳抬了起來,我羞赧地望向他,只見梁伯用眼光望了一下自己的皮鞋后又望了一下我身邊的鞋柜,我明白他在示意要我給他換鞋后,馬上羞得脖子根都紅了。天啊!我一個上層社會的白領女人,竟然要在穿著端莊的職業裝的情況下侍候一個低層社會的糟老頭子換鞋!這對于擁有知名企業員工身份的我來說,真是個莫大的恥辱!雖然早就知道自己已經是梁伯的玩物,早就作了任由梁伯羞辱玩弄的心理準備,但我還是羞愧得芳心亂跳、玉腿微抖。我萬分羞愧地緩緩蹲下自己高挑豐滿的身體,用幽怨、羞愧的眼神深深地看了一眼自信得意的梁伯后,緩緩地轉身從鞋柜里拿出一雙干凈的客人鞋放在地上。“不行,我不穿這雙拖鞋,我要穿那一雙鞋。”梁伯用手指著最上面那雙精致的水晶女拖鞋說。“那~~~~那可是小女子的拖鞋啊!”我用驚訝的眼光看著梁伯說:“梁伯你要是穿了小女子的鞋,那小女子就沒拖鞋換啦。”梁伯用不懷好意的眼神瞪著我,淫邪地笑著說:“不錯,我就是要穿你的鞋,我不僅要占有你的身體,我還要享用你穿的、你用的、你吃的、你睡的、、、、、、我要融入你的生活的每個角落,讓你的一切都是屬于我梁伯的。至于你嘛,今天就不用換拖鞋了,我就喜歡看你穿高跟鞋的樣子,你今天就穿著這雙漂亮的玫瑰花高跟鞋讓我操吧。”梁伯這翻露骨的話把我羞得“嚶~~”地低下了頭,看了下穿在自己玉腳上的咖啡色淺口女裝單鞋,尖尖的鞋頭上各釘了一朵粉紅色的蕾絲質玫瑰花,這雙本用來襯托自己高貴氣質的高檔女鞋,現在卻成了梁伯玩弄我的情趣品,我羞急地輕輕嬌喘著。只聽梁伯不緊不慢地說:“騷貨,還不把你的拖鞋給我換上?”我只好無奈地轉身拿出自己每天都穿的水晶鞋放在地上,然后微微地把頭側過一邊,忍著強烈的羞愧感,伸出自己玉一般的秀氣手掌,用左手輕輕托起梁伯的右小腿,用右手為他脫下舊皮鞋,然后是尼龍襪,再輕輕地給他穿上本屬于我自己穿的水晶拖鞋,然后是左腳。我在給梁伯脫鞋襪的時候,盡量地伸直自己的雙手,讓梁伯的腳好離自己遠一點,因為我估計像梁伯這種外貌如此猥瑣的男人肯定有難聞的腳臭味,但讓我意外的是在脫下梁伯的舊皮鞋后,我只聞到淡淡的尼龍及皮革味,并沒有想象中的汗臭味。我不禁以一種驚訝、欣賞的眼神看了一下梁伯,只見梁伯微微地笑著說:“騷貨,你一定是很奇怪我這么丑的糟老頭的腳沒有臭味吧?呵呵,告訴你,我梁伯可是個有品味的人,我每次操女人前都會淋浴更衣的,你別以為就只有那些小白臉講衛生,其實我們這一代的男人比起現在的奶油小生講究得多,你別在這把人看扁了!”我不由尷尬地羞赧一笑,輕輕說:“對不起啊,梁伯。”在給他換左腳的鞋襪時身體不由向梁伯的腳靠近了一些。

  “騷貨,你的手真好看、真柔軟,摸得我爽歪歪的,以后我洗腳的事看來要拜托你才好啊!”聽著梁伯的話,我只覺芳心一陣劇烈的跳動,好像芳心被梁伯用力地摁了一下般,把我心底僅存的一絲自尊狠狠地踩在了地下——天啊!我竟然被安排去侍候一個糟老頭洗腳!強烈的羞辱感沖擊得我幾乎暈過去!但心底深處的某種潛意識好像被梁伯的這種句點醒了,心底有一絲隱隱的興奮感升起,這股興奮感與我心中的羞恥感混在一起往上竄,讓我的雙頰與耳朵一下熱辣辣地發燙,但我的櫻桃小嘴卻情不自禁地輕輕地“嗯~~~~”了一下。我滿臉羞紅地再次低下了頭,卻又看到了讓我羞愧的一幕:只見自己的雙手長得白皙秀氣、嬌嫩圓潤,右手的無名指上戴著光閃閃的鉑金鉆戒,左手的皓腕上戴著金燦燦的精致手鏈,這是一雙多么高雅奢華的手啊!現在卻為一個卑微的老男人換鞋脫襪,以后還要用自己這雙高雅奢華的手去侍候這雙黑丑的腳,自己怎么會走到這一步的啊?是梁伯在擺布著自己的命運嗎?不全是。是自己在自我作賤嗎?也不是。我的思維在傷感中一下陷入了短暫的混亂中。

  “騷貨,我的右邊腳板底有些癢,你給我搔一會吧。”梁伯在我思維還沒清晰的時候,又下達了一個讓我羞得無地自容的指令。正處于思維混亂與意志脆弱的我,根本就無法抗拒梁伯的指令。我輕輕地“嗯”了一聲后,用我溫暖柔滑的左手掌輕輕托住梁伯的腳跟,然后輕舒玉臂,用我保養得精美秀氣的指甲在梁伯那粗糙的腳板底下輕柔地來回搔癢,并輕仰起玉臉用飽含嬌羞幽怨的眼神觀察著梁伯的反應。

  只見梁伯微微地閉上雙眼,一臉的輕松與享受的表情。口中喃喃地說道:“喲~~~真他媽的舒服~~~~~騷貨~~~~沒想到你這么會侍候男人~~~~居然一學就會~~~~~~你的前生到底是不是做妓女的啊~~~~~噢~~~~真好~~~~你搔得我都快成仙了~~~~你真是個天生就注定要侍候男人的騷貨~~~~~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干爹、你的老爺!以后你不但要被我操任我搞,還要像丫環一樣侍候我,你知道沒?”

  梁伯這毫不留情的羞辱話語,句句彈入我柔美的耳中,讓我剛平靜了一點的芳心又激蕩起來,白晰嬌嫩的雙頰再次羞得發燙,豐挺的酥胸也隨著如蘭的嬌喘像波濤般地激烈起伏著。但是在這樣任由梁伯羞辱的情景下,我卻不能離開,連轉過身去遮掩自己的羞容都不能夠,我唯一能做的只是再次側過自己羞辱的粉臉,避開與梁伯的眼光直接接觸,櫻桃小嘴輕輕地應到:“嗯~~~小女子知道了~~~~。”但雙手一刻也不敢停頓,仍然溫順地托著梁伯的腳板細心地給他搔癢。“好了,騷貨你去洗一下手吧,我要操你了!”梁伯睜開飽含欲望的眼睛說道。聽梁伯說了這句放肆無比的話后,我心中不但沒有感覺到羞恥感,反而有一種如釋重負的輕松感和對梁伯下一步動作的期待感。我把眼光從梁伯的臉上移到他的腳上時,才發現他的褲檔已經被他的粗大的陰莖撐起了一只大帳篷,心里沒來由的一陣慌亂。我低著緋紅的粉臉輕柔地給梁伯穿上我的水晶拖鞋后,羞赧得不敢看梁伯一眼,便低著頭款款地蹲起身體轉身走向房間里的洗澡間。

  我站在燈光柔和的洗澡間里,擠了一點洗手液一邊失神地慢慢擦洗著雙手,一邊從洗面盆前的鏡里看著自己端莊艷麗的容貌,只見鏡中的女人膚如凝脂玉晶瑩、貌若桃花雨后艷:一頭如云的秀發在腦后盤成一個象征著高雅氣質的發髻,發髻上罩著紫色的頭花,玉臉兩邊撫著潔白香腮的兩撮修長鬢發彰顯著女性的嫵媚與嬌柔;凹凸有致的身段穿著高雅端莊的職業裝顯現出豐滿女人的性感和職場女人的知性美:上身穿一件束身的白色花邊短袖襯衫,顯得乳房高挺蜂腰纖細,下穿一條柔軟緊身的黑色薄紗質短裙,顯得高貴干練;羞紅的玉臉含羞帶喜,迷人的美目中透出春水般的脈脈柔情,微張著豐潤性感的櫻唇吐著如蘭的嬌喘,白皙修長的脖子上系的翠綠色絲巾更是把我映襯得芳華絕代。看著鏡中這個傾倒無數優秀男性的漂亮女人,連我自己都不禁暗暗贊嘆,但自己這具讓無數男人夢寐以求而不可得的性感漂亮的身體,馬上就要乖乖地獻給一個糟老頭盡情地擺布玩弄,自己這是怎么啦?我思維一片混亂地想著。

  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身后響起了梁伯的腳步聲,我想梁伯應該是等不及了,我不由加快了洗手的動作。梁伯來到我的身后,毫不客氣地就把雙手伸到我的胸前抓握住我豐挺柔軟的雙乳,一邊揉捏一邊說:“騷貨,你還沒有洗完手啊?我的雞巴還等著日你呢!”我羞愧地低下頭說:“嗯~~~馬上就~~~~洗好了~~~嗯~~~~輕點~~~~。”說著我用鏡子邊的毛巾輕輕地擦干雙手。“噢~~~~騷貨~~~~你這雙奶子長得真是沒得說~~~~大得來又挺得這么高~~~~挺得來又這么的柔軟~~~~單是抓住你的奶子~~~~~我都感受到了占有你這個豐滿性感女人的快感了~~~~噢~~~~簡直就像掉入了溫柔鄉一般舒服~~~~。”梁伯仍在迷戀地抓玩著我的乳房。

  被梁伯玩弄得又羞又麻的我羞愧地低著頭,雙手無措地交握在身前,嬌俏的肩膀因一陣陣的酥麻感而微微地聳動。梁伯玩了我的乳房好一會后,用他粗糙的大手抓起我柔軟滑膩的右手往浴室外走,“騷貨,走!咱們操逼去!”梁伯興沖沖地說。萬分羞愧的我低著羞赧的玉臉,任由高挑豐美的身體被矮我整個頭的瘦小梁伯半拖半拉地牽著走在他的身后,因為我走得不自然,使得我那雙撐在柔軟襯衣下的豐挺乳房每走一步都被震蕩得輕輕地上下抖動。

  “梁伯~~~~你拉我到客廳做什么呢?”我驚訝地發現梁伯不是把我拉進房間里,而是往客廳拉。“嘿嘿,騷貨,這次我要在客廳中操你!”梁伯不懷好意地邪笑著說。“啊~~~梁伯~~~~不要在客廳好不好?”我不禁嬌羞地輕輕掙扎著。“騷貨,別怕,我會讓你快活的,來,你用雙手扶著茶幾。”梁伯把我拉進了茶幾與沙發之間的空隙里,把茶幾推開到一定位置后,命令我彎下腰用手扶住茶幾。因為我穿著高跟鞋,站立時就顯得渾圓的臀部相當的豐挺,如果按照梁伯說的擺姿勢,那我就會擺成一個高翹起臀部等著挨操的淫蕩姿勢了。我在茶幾前羞愧地低頭站著,內心慌亂地砰砰亂跳,一時無法說服自己擺出那么淫蕩的姿勢。

  梁伯脫了水晶鞋后就站在了沙發上。“騷貨,我今天要從你的后面站著操你,但是你比我高太多了,我只好站在高的地方操你,我看你家里就這個位置是最適合的了”。梁伯一邊說一邊用手把我的肩膀用力往下按。已經被梁伯羞辱得全身酥軟的我被梁伯一按,就情不自禁地低下上身,雙手輕輕扶在茶幾上,豐滿的臀部就自然地高高翹了起來,我羞愧地把臉藏在雙臂間,滿臉紅暈地等待著梁伯對我的污辱。“對了,這樣不是很好看嘛,我的乖騷貨,我就知道你早就想挨我梁伯操了,你就別再裝了嘛。”梁伯一邊說一邊用手把我的紗質緊身短裙掀到腰上。“不~~~~我沒有~~~~呃~~~~”我羞赧無力地反駁著梁伯的羞人淫語,梁伯卻趁機一下把我的肉色蕾絲內褲一下扒到腿彎處,突然的裸露讓我不禁發輕出一聲輕輕的嬌吟。

  梁伯不再言語,用粗壯的龜頭頂入我柔軟濕潤的小陰唇后,就用那雙粗糙的大手抓握住我勻渾滑膩的細腰。腰部是我的敏感帶,我雖然是一個很喜歡跳舞的女人,但我卻從不跳交誼舞,原因就是別人一摸我的腰部我立即就會心慌意亂、全身酥麻發軟。此刻被梁伯如此實在的抓握住我的細腰,我只感覺到腰身一陣陣酥軟,心底慌亂得不知梁伯的下一步想做什么。正當我被梁伯抓摸得意亂情迷的時候,柔軟的下陰卻被一根粗壯的肉棍毫不客氣地緩緩插了進來,忽然而至的強烈羞辱感和被占有感襲上心頭,讓我幾乎無法呼吸,我不禁輕輕地張開櫻桃小嘴透氣,聲音卻像卡在發漲的胸口一樣發不出來。當梁伯的陰莖完全進入我的陰道后,我的思維與意識一下子全部都被拉扯到我陰道中的陰莖上,我無可逃避地被迫感受那種被梁伯擴撐身體的飽脹感和肉貼肉的愉悅感,我微張的小嘴急急地嬌喘著,漂亮的眼眶中一下子溢滿了羞辱而興奮的清淚——這就是我第一次被男人用大陰莖從身后霸占我身體的反應。

  梁伯的胯部緊緊地貼在我渾圓滑膩的美臀上,身體一動也不動地享受著我那濕潤柔軟陰道帶給他的無限溫暖和纏綿柔情。而我柔軟的下陰第一次被男人的大陰莖從后面強行占有,一下還沒有適應過來,陰道口輕輕地收縮著,像是在對梁伯的陰莖做著微弱的抗議。梁伯的大陰莖好像感受到我的柔美陰道不甘受辱,突然有力地跳動了一下。突然的鞭撻一下子把我嬌柔身心中殘存的反抗意識驚散了,我失神地“呃~~~~~”的嬌啼一聲,溫暖濕潤的陰道情不自禁地一下把梁伯的大陰莖整個地柔情包裹吮含住。

  被梁伯從身后插入這種我以前沒有體驗過的姿勢占有我,這不但增加了我心底的羞辱感,也因這個姿勢讓我看不到梁伯的表情而使我身體的反應變得更加敏感。我無可奈何地用敏感的陰道嫩肉感受著梁伯那男性的雄偉和霸氣的本性,那種男人的本性打開了我心底的柔情閘門,把我潛藏心底深處的女性柔情一下子釋放了出來,此刻,我只覺得自己全身都流淌著暖流,滿胸都涌動著纏綿的情意,如果此時有人從正面看我的話,一定會看到我美目中流動的滿眼如水柔情。

  “噢~~~~真是舒服~~~~騷貨~~~~你這身體真是太美妙了~~~~~單是把雞巴插入你的騷逼就體驗到了做神仙的感覺~~~~~我梁伯真是不枉此生了~~~~~沒想到在我年老之日還能操到這么好的逼~~~~噢~~~~真是塊好逼~~~~又暖又軟~~~~吮得我真舒服~~~喲~~~我的媽呀~~~~它還會裹著我的雞巴跳動~~~~~如果不是我自已親自操~~~~~打死我也不會相信這世上會有這么好的逼~~~~~。”梁伯被我的柔美陰道侍候得舒服無比,他欲仙欲醉,口中淫語喃喃不斷。下體已經適應梁伯大陰莖的我,耳中雖然清楚地聽到梁伯的淫聲穢語,但我內心已不再抗拒梁伯對我的羞辱了,我只是低著羞紅的粉臉輕輕地咽著快速分泌的唾液,對梁伯的淫語置若罔聞。過了好一會,梁伯才挺動他的大陰莖輕輕抽插我柔滑的陰道,把我那濕潤的陰部插得“滋~~~~滋~~~~”地輕響,我羞答答地體味著被梁伯操弄的快感,微張的小嘴自然地發著“嗯~~~~呃~~~~嗯~~~~”的嬌吟聲回應梁伯。“噗~~~啪~~~~噗~~~~啪~~~~”梁伯開始用力地抽插起來,硬而瘦的胯部一下一下地撞擊著我豐柔的美臀,致使他的每次抽出和插入都發出讓我羞愧欲死的淫穢聲音。但此刻我的身體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美感:在讓自己意識清晰而敏感的站姿下被男人的大陰莖一次次地進入自己的身體,一下緊接一下地填滿著身體的空虛,那粗糙的胯部每次撞在我的豐臀上除了響起讓我羞愧的“啪~啪~啪”的聲音外,還把我修長性感的身體撞得向前飄蕩起來,把那醉人的快美電波毫不留情地蕩入我清晰的腦海、蕩入我多情的芳心和身體里面的每一個敏感的細胞中,而那肉乎乎的陰莖龜頭更是一下下實在地頂入我柔軟敏感的花蕊中!“啊~~~啊~~~~啊~~~~嗯~~~~呃~~~~”我的呻吟聲嬌嫩得好像要滴出水兒一般,口中源源不斷分泌的唾液因來不及吞咽而從嫣紅的唇角拉成絲地滴落。

  卑微粗俗的梁伯在我柔美多情的身體內盡情地馳騁著、肆意地發泄著,他越操越起勁,突然伸手撈起我潔白柔軟的右臂一下用力反擰到身后,“呃~~~~”我因為吃痛而被迫一下高高地挺起自己性感的香肩和美臀,而我纖細修長的柳腰卻一下沉低了下去,我一下被梁伯以欺凌的姿勢給捉住了,高挑豐柔的身體已經完全被梁伯控制住!我只能被動地以開門迎客的羞恥姿態承受著梁伯的操弄,一種被人完全征服的軟弱感充塞著我的整個芳心。而這個姿勢讓梁伯插得更深,每次都輕易地頂到我的子宮,一陣陣震蕩靈魂的快感讓我失聲地嬌啼不止。梁伯他一手反擰住我的柔軟右臂,一手扶住我的雪白美臀就是一陣狂熱的抽插,“啊~~~啊~~~~啊~~~~呃~~~~”在一陣無法控制的嬌柔浪叫聲中,我很快就達到了高潮,緊致柔軟的陰部媚肉一陣陣收縮,多情地纏繞著梁伯的陰莖,溫熱的陰液一股股地噴涌而出,帶著我體溫的陰液快速地沖洗著、浸泡著陰道內的粗大陰莖,并從我與梁伯的交接處一直往下流,一下子就把我大腿上的肉色高檔長筒絲襪給染濕了。

  而梁伯被我的溫熱陰液一淋,他抽插的動作一下遲滯了起來,顯然是舒服無比,但緊接著的是幾下更有力更深入的快速抽插,把我的性高潮一下推到了最高峰。幾下有力的抽插過后,他就把硬漲到極限的陰莖死死地頂入我的身體最深處,肉乎乎的大龜頭瞬間塞入了我那羞答答、軟綿綿地開啟的子宮口里,大量熱得燙人的精液隨著陰莖的有力跳動,一注一注地射入我充滿青春活力的溫馨子宮內。當梁伯在我的體內射精時,我才剛剛從醉人的高潮中緩過氣來,我內心溢滿了甜蜜、溫馨的情愫,我安靜地微微嬌喘著迎接梁伯的射精:每當梁伯在我的子宮內噴射一注燙人的精液時,我的櫻桃小嘴就情不自禁地吞咽一口唾液,好像身體正在接受甘霖的滋養一般。結果梁伯的大陰莖在我柔軟的身體內一共跳動了十幾下,才把他的精液完全射入我的子宮內,而我也隨著梁伯射精的節奏甘美地吞咽了十幾口唾液。

  射完精后,梁伯仍然僵立在我的身后,用他仍然硬挺的陰莖對我溫熱柔滑的陰道作最后的占有和享受。我只覺得小腹深處被梁伯的精液灌得脹脹的、熱烘烘的,一陣陣暖流在我全身不停地流動著、蕩漾著,我靜靜地享受著這舒服美妙的感受。過了好一會,梁伯的陰莖才慢慢地變軟變小,被我下體的媚肉溫柔地輕輕往外推出來。直到梁伯的陰莖被我富有收縮力的陰道完全推出來后,他才放開我被他挾制住的右臂。被梁伯解除了控制的我只覺雙腿一軟,窈窕豐美的身體就軟綿綿地跪在了地板上,上身也無力地趴俯在茶幾上嬌喘不止,高潮后的余韻讓我跪趴著的苗條身體微微地顫抖和抽搐著。

  第三章   美婦羞淪陷。

  過了良久,我才從醉人的高潮余韻中漸漸平復下來,如蘭的嬌喘也慢慢平息了。心想自己一個青春貌美的高貴少婦竟然被一個老男人一而再地奸淫至高潮,現在竟然還被這個老男人操得跪下!天啊!這叫我怎么有顏面去面對世人呢?以后該以怎么樣的態度面對自己身邊的男性呢?現在以及以后如何敢抬頭面對這個老男人呢?難道說真的是紅顏薄命?難道長得漂亮的女人天生就注定要被男人玩弄奸淫?我在心底不禁無奈地感嘆自己命運的凄涼。

  我靜靜地保持著跪趴的姿勢,內心在幽幽地自怨自艾。忽然想到自己還裸露著的雪白臀部正對著身后的梁伯,心底一陣強烈的羞恥感讓我的玉臉再次火辣辣地變得粉紅,但我沒有勇氣在梁伯的眼皮底下刻意地去做遮掩自己裸露的美臀的舉動,因為那樣只會更加引起梁伯的注意和增加自己的羞恥感。我只好心慌地保持跪趴的姿勢,不敢作聲地靜候形勢的變化。

  “騷貨,給我倒懷茶來。”我耳中響起了梁伯那微帶沙啞但中氣十足的聲音。我嬌弱地輕輕“嗯”了一聲,就慢慢地撐起上身,然后盈盈地站起來,在我站起來的時候,我順手拉上自己的絲襪與內褲,在站起來后,我又靈巧地一下褪好原本被梁伯拉起在腰間的紗質包臀短裙,然后再款款地移步到客廳對面的飲水機前給梁伯倒水。

  被梁伯操過之后,我感覺自己全身都變得軟綿綿、懶洋洋的,渾身都散發著被男人滿足后的媚態。加上剛才被梁伯弄得出了一身薄汗,把我身體那種馥郁的馨香味兒蒸發起來,連我自己都能聞到從自己身體飄散到空氣中的柔媚氣味。在這樣恬靜的氣氛中,讓我產生一種正在與愛人甜蜜相處的錯覺。我倒好茶之后,我才敢轉身看梁伯,只見他叉開雙腿半躺地坐在沙發上,正用一種主宰者的眼光掃撫著我裊娜柔美的身姿。當我對上他那強悍的眼光時,不禁羞怯地微微低下玉臉不敢看他。

  我雙手端著茶婀娜地輕輕走到梁伯的身前,微微彎腰把茶水遞到梁伯的身前,輕柔地說:“梁伯,請喝茶。”說話時,我嬌羞地把臉微微地側往左邊看著地下。誰知梁伯并沒有接茶水,而是用帶著威嚴的話氣說:“騷貨,你的獻茶姿態雖然很優雅美觀,但你忘記了我剛才對你的吩咐,沒有搞清楚我們現在的關系。”我心里不禁一怔,吩咐?關系?呀!梁伯所指的不會是他剛進屋里時命令我侍候他換鞋和搔腳板底時所說的極盡羞辱的話吧?!想到此,我不禁一下緊張得喘氣如蘭,高聳的酥胸隨著急喘而劇烈起伏,我白析的玉臉瞬間升起羞赧的紅暈。我不由用疑問與驚慌的眼神望向梁伯,只見他好像看懂了我的心思一樣微微地點頭,一邊說:“古代丫環向干爹、老爺獻茶應該怎么獻的,難道你在電視上沒看過嗎?”聽梁伯這么說,我細想一下以前在電視中所看過的古裝電視劇中的女人向男人獻茶的場景,總結起來有彎腿低腰的道萬福式、有半蹲仰望的敬獻式和馴服跪立的侍候式。但我不知道梁伯想我以哪種方式向他獻茶,于是嬌羞地說:“請恕小女子愚昧,小女子不知該用哪種方式向你獻茶,還請梁伯明示。”梁伯問我:“那你在電視上都看過女人以什么方式向男人獻茶?”“小女子在電視上看過的獻茶方式有彎腿低腰的道萬福式、有半蹲仰望的敬獻式和馴服跪立的侍候式”我羞赧地低著頭回答梁伯。“那好,以后只有我和你的時候,你就是我的丫環,你要稱呼我為老爺,要用侍候式的獻茶方式端茶水給我,見到我時還要行下跪之禮;除了在你認識你人面前,我都是你的干爹,你這個干女兒每次見到我都要在那些你不認識的人面前對我行道萬福之禮,也要以道萬福姿勢端茶水給我喝,你聽明白了嗎?”梁伯用一種命令式的威嚴話氣說道。天啊!!梁伯他不僅以他丑陋年老的身軀占有我冰清玉潔、充滿青春活力的柔美身體,而且還強迫我說自甘下流的下賤話、做認賊作父的無恥之事!天下間還有比這更恥辱的事嗎?聽梁伯說完這段過份之極的安排話語后,我羞辱得連氣都幾乎喘不過來了!深深的急喘讓我高聳的胸脯彭脹得快要把修身襯衫的衣襟給撐破了:我每次吸氣時豐滿的胸脯都有力地把胸前的襯衣緊緊地往外撐頂,連玉背都感覺到了襯衫的一次次勒緊,我從沒想過穿在身上的襯衫可以變得這么緊,緊得幾乎隨時都會被我豐滿發漲的雙乳撐裂!

  我急速嬌喘著,用無限幽怨的眼光深深地望向梁伯,像是向他乞求,又像是向他訴說自己內心的無限怨恨。但梁伯以一種強勢的、不可商量的眼神逼視著我幽怨的雙眼,在和他對視了幾秒鐘之后,我已經從梁伯的眼神里得知乞求是沒有用的,而我的怨恨也被梁伯那強勢的眼神逼進了我的心底深處,也許永遠都不能爆發出來了。我感到一陣強烈的軟弱感突然襲來,打擊得我全身都軟綿綿地搖搖欲墜。我羞辱地輕輕低下自己幽怨的雙眼,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氣讓自己的嬌喘平息下來,稍稍遲疑一下后,我那穿著高檔白領裝的高挑豐美的身體就對著梁伯緩緩地跪下去,這一刻,我感覺自己正向著一個無可挽救的屈辱深淵淪陷下去;這一刻,我感覺自己徹底地被男人征服了,以后再也挺不起勇氣抗拒男人的擺布和玩弄了!

  我穿著肉色絲襪的修長美腿緩緩地跪在地板上后,慢慢地抬起自己的玉臉仰望著梁伯,輕輕地把茶水端至齊肩高的位置,嬌羞地對梁伯說:“老爺,請用茶!”此時我望向梁伯的眼中雖然還帶著幽怨,但更多的是馴服和嬌羞。梁伯微笑著坐直身體,用右手從我的雙手中拿過茶水美美地呷了一口,帶著無限滿足地說:“啊~~~美人敬獻的茶水就是好喝!嗯,你今天做得很好,我梁伯要表揚一下你,希望你以后再續再厲,不斷進步。我梁伯可是一個講究禮儀又嚴格要求的人,如果你以后對我有失禮的地方,你可要小心我打你的屁股哦。”啊,這是什么話呢?明明是在羞辱我,但聽在耳怎么好像有種與情人調笑的甜蜜感呢?當聽到梁伯說要打我的屁股時,我不由一陣心慌,敏感的下體輕輕地收縮了幾下。我不禁滿臉羞紅的微微低下頭,雙手嬌羞地合并放在自己穿著絲襪的美腿上,嬌柔地說:“謝老爺表揚,小女子以后會努力侍候老爺你的。”梁伯用粗糙的左手捏住我柔嫩的下巴把我的玉臉緩緩抬起來,細細地端詳著我的絕世容貌,贊嘆地說:“嘖嘖,你真是個國色天香的尤物,不管遠看還是近看,都是這么的叫人著迷!特別是你身上的陣陣幽香味兒,簡直就是每時每刻都在提醒我你身上有個美妙的肉洞等著我去插、去日、去操!”

  我無可逃避地被逼抬起嬌羞的玉臉仰視著梁伯,耳中聽著他對我像是贊美又像是羞辱的淫語,我只能無奈地以幽怨嬌柔的目光對上他那帶著征服欲望的逼人目光,
?
百站百勝: 北京pk拾人工计划 棋牌赌场论坛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东北麻将下载安卓下载 真假钱怎么分辨最简单 快乐十分规律漏洞 北京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模拟美女麻将游戏 九乐棋牌下载网站谁有 王中王马老师平特一肖 青海快3在线购买 天天捕鱼赢红包2018 微乐长春麻将真人手 腾讯广东麻将下载v1.0.0 pc蛋蛋淘宝返利 源码 上期六码算下期平码公式 宁夏11选5手机版 棋牌赌场论坛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东北麻将下载安卓下载 真假钱怎么分辨最简单 快乐十分规律漏洞 北京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模拟美女麻将游戏 九乐棋牌下载网站谁有 王中王马老师平特一肖 青海快3在线购买 天天捕鱼赢红包2018 微乐长春麻将真人手 腾讯广东麻将下载v1.0.0 pc蛋蛋淘宝返利 源码 上期六码算下期平码公式 宁夏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