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頁?????都市激情?????
【白素淫邪女醫篇】【完】
  行刑的槍兵,卡喳一聲拉下了槍機。帶著腳鐐手銬的吳義,知道自己的生命,已到了盡頭。

  槍聲響起,他覺得一股大力,強烈的撞擊,并貫穿自己的身體。

  他不由自主的拔腿就跑,眼前是刺眼的光亮,他陷入光圈,感覺自己的速度快得出奇。

  咦!我不是被銬住了嗎?怎么能跑的這么快?

  吳義發覺自己,竟然到了市區大街的馬路上。

  他詫異的東張西望,此時,一輛巴士突如其來的迎面撞來,他閃避不及,被撞個正著,但巴士卻穿過他的身體急駛而去。

  愣在當場的吳義,心中閃過一個念頭,難道我已經死了?

  接二連三的車子,不停的穿過他的身體,證明了這個事實。

  吳義知道,自己真的死了。

  轟動一時的變態殺人魔吳義,終於伏法了,社會大眾也都松了口氣。

  這吳義在短短三個月內,共奪去了十二條人命;其中包括被他奸 殺的八名無辜婦女,以及四名緝捕他的干員。

  吳義真可說是本市有史以來,最殘酷兇悍的強 奸 殺人魔。

  警察總監張杰,拖著一身疲憊回到了家中,妻子方華殷勤的遞上拖鞋。

  吳義這個案子把他給累慘了,他已有十多天沒好好睡覺,如今吳義伏法,他總算松了口氣。

  望著嬌美的妻子,他內心不禁浮起一絲歉疚;為了辦案他冷落了嬌妻,幾乎整整三個月,沒和方華親熱。

  但如今他又累得只想睡覺,真不知如何向婆交待。

  方華滿心期待回家的丈夫,今晚能給她一點安慰;但張杰吃完飯,往沙發上一坐,就呼呼的睡著了,這使得年僅三十的她,感到無比的空虛。

  畢竟她是個身體健康的女人,有著正常的需要,三個月沒有夫妻生活,使她成熟的身體,感到極度的饑渴。

  但如今 唉!她輕嘆了一聲,只得滿懷幽怨的,洗個澡上床睡覺。

  方華作了個怪夢,夢中那恐怖的強 奸 殺人魔,正粗暴的侵襲她。

  他大力的捏著方華飽滿的乳房,兇猛的進入方華體內,那股殘酷冷血的狠勁,使得方華全身顫抖;但在恐懼中的她,卻也經歷了從所未有的極度高潮

  殺人魔似有無窮的精力,他用各種不同的體位,再三的挑逗她蹂躪她。

  被摧殘的方華,在掙扎的同時,內心雖極度恐懼,但身體上卻獲得異樣的滿足。

  她心中竟興起一股微妙的期盼,似乎希望殺人魔能經常的奸淫自己!

  后庭傳來一陣劇痛,使她醒了過來。

  天啊!竟然真有人在她身后蠢動,那強力沖刺所帶來的火辣辣感覺,使她發出痛苦的哀鳴,但身后之人卻無動於衷。

  痛苦到了盡頭,強烈的舒適感逐漸滋生茁壯,方華感覺自己又再度飄蕩在肉欲的波濤里。

  此時,一雙強勁有力的手,掐住她纖細的脖頸,她在極度的歡愉中,結束了短暫的生命。

  連續幾起殺妻疑案,震驚了整個社會,其中又以警察總監張杰的案件,最受人注目。

  這些案件都有共同的特徵,那就是被害人死前,均有過激烈的性行為,而死亡原因都是頸部遭強力壓制,窒息而死。

  所有嫌犯均辯稱,睡醒后便發現妻子死亡,自己對案情一無所悉。

  但經過精密的體液分析卻證明,死者體內僅有嫌犯之分泌物,因此整個案情,仍陷於撲朔迷離的膠著狀態。

  但最令人難以相信的,卻是所有案件的作案模式,和已伏法的強 奸 殺人魔吳義,幾乎如出一轍,這使得整個案件在懸疑中,又參雜幾許靈異鬼魅的彩。

  衛斯理、白素倆人,聽完黃堂的案情簡報后,默不作聲;但倆人心中卻都在思考。

  張杰是黃堂的老長官,和衛斯理也是舊識;其妻方華和白素,則是自幼熟悉的手帕交。

  衛斯理與白素深知,張杰方華夫妻感情良好,絕不可能有殺妻的情事。

  但各種證據卻又顯示,張杰是唯一的疑兇;黃堂關心老長官,又知道倆人和張杰夫婦的交情,因此請衛斯理夫婦出馬幫忙。

  黃堂走后,倆人分別出門蒐集相關資料,一天跑下來,并沒什么特殊的收獲。

  衛斯理對一般刑案,本就沒什么興趣,此次沖著張杰勉為其難的參與,在無特殊進展下,不免意興闌珊。

  他洗過澡,躺在床上便呼呼大睡;至於詳細的資料比對整理,則由白素一手包辦。

  白素翻閱案卷,將資料分門別類整理好,已是午夜時分。

  她起來伸了個懶腰,便進入浴室準備洗澡;浴前她照例作了一系列,舒展筋骨的柔軟體操。

  年方三十的白素,面容端莊秀麗,體態婀娜多姿,全身煥發出一股嫵媚誘人的風韻。

  172公分的身高,55公斤的體重,使得她的整體曲線,顯得修長勻稱。

  常年練武的白素,赤裸的胴體於柔媚中,另有一種剛健婀娜的特殊風味。

  她周身肌肉充滿強勁韌性,在一層薄薄的脂肪掩蓋之下,更顯得潔白晶瑩,光滑圓潤。

  只見她白飽滿的雙乳,豐潤堅挺;修長結實的雙腿,圓潤光滑;香臀豐聳渾圓,小腹平坦堅實。

  她舉手投足之際,蜜桃瓣兒開,桃源洞口顯;乳浪臀波,香風陣陣。

  真是美不勝收,引人遐思。

  此時在門邊,一雙貪婪的眼睛,正悄悄的緊盯著全身赤裸的白素。

  沐浴中的白素,忽然感到身后有人窺視,她一個回旋轉過身來,只見衛斯理表情怪異的站在門邊。

  白素斥道:衛!你要干什么?

  滿臉充滿猥褻淫穢的衛斯理,曖昧的笑了笑并不回答,卻張開雙手,作勢要撲將上來。

  白素見他陰陽怪氣的模樣,心中又好氣又好笑,當下佯怒道:你別亂來嘔!

  當心給你苦頭吃!

  衛斯理沒吭氣,自身后一把摟住她,就搓揉她柔嫩的乳房。

  白素身子一扭想要掙脫,但衛斯理大力的擁著她,并親吻她耳垂脖頸。

  白素心想,也好久未親熱了,便柔順的依著他。

  衛斯理的動作大異平常,顯得粗暴而魯莽,但在習於過去模式的白素而言,卻感到有種另類的煽情滋味。

  衛斯理一邊撫摸親吻,一邊將她攔腰抱起,走進臥室。

  情欲漸起的白素,閉目仰臥在床,默默享受著夫婿迥異以往的怪異撫。

  衛斯理一反常態,大展口舌之技,這是以往從來沒有過的情形。

  靈活的舌頭,游移在方寸之地,竟是花樣百出,推陳出新。

  白素一向淡然的欲情,如今卻像火上加油一般,猛的燃燒了起來。

  她雙手緊緊的拽住衛斯理的頭發,下體也無意識的扭動挺聳,保守的她,難得的發出了愉悅的呻吟。

  突地她全身一顫,嬌軀緊縮;衛斯理竟然舔呧她的肛門,這是從所未有的全新經驗。

  她既感奇怪,又覺得舒服,絲絲的酥癢由肛門直往心坎里鉆。

  拘謹的她雖極力壓抑,但下體卻如春潮泛濫一般,涌出了大量的淫水;敏感的身體,也在波濤洶涌的欲焰狂潮下,悄悄的經歷了一次,迥然不同於以往的高潮。

  衛斯理兇猛粗暴的,分開她修長嫩白的雙腿;他腰肢一挺,陽具已頂住了濕滑的陰門。

  蕩漾在官能之波下的白素,滿懷期待的微聳豐臀,準備接受徹底的進擊。

  陽具劃開嬌嫩的陰唇,緩緩沒入了陰戶。

  白素只覺下體陣陣舒暢,不禁深深體會到,身為女人的快活。

  此時衛斯理忽地嘆息道:小屄真是又嫩又緊!可惜這家伙的棒子,比我差得遠了,要不然,可有你樂的了!

  白素聞言大吃一驚,這根本不是衛斯理的聲音與口氣,可是卻又明明出自衛斯理之口,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驚道:你是什么人?同時雙手推拒,阻止最后的突破。

  衛斯理粗暴的掐住她的脖子,一邊使勁,一邊道:你這臭婊子!老子已進了門,還問老子是什么人,老子非操死你不可!

  白素見情況危急,也顧不得自己的動作,會加速陽具的進入。

  她兩腿高翹,猛地一彎,一式鐘鼓齊鳴,兩腿膝蓋自左右兩邊,狠狠擊向衛斯理的太陽穴。

  只聽砰的一聲,衛斯理已趴倒在白素嫩白的奶子間。

  但就在同時,堅挺的陽具也在她的大動作下,深深的刺抵她的花心。

  白素只覺火熱粗壯的肉棒,貫穿下腹,那股酥酥、癢癢、酸酸、麻麻的快意滋味,真是說不出的舒服。

  她一時之間,竟然舍不得放棄,而有挺身相就的沖動。

  但經過短暫的天人交戰,她終究克服了激蕩的欲火,一把推開趴伏身上的衛斯理。

  白素迅快翻身而起,拿起一條內褲,就套在衛斯理頭上。

  她心想:就算你是惡鬼附身,這下子穢物罩頂,你一時也作不了怪吧?

  衛斯理睡夢中忽覺頭部疼痛,不禁醒了過來。

  他發覺自己竟然目不能視,一驚之下,連忙翻身而起躍下了床。

  他一個夜戰八方式,先求自保,而后扯下罩住頭臉的遮蔽物。

  眼前一亮之下,只見白素赤裸身體,正全神戒備的望著他;而他手中扯下的東西,竟是白素的粉紅三角褲。

  他莫名其妙的愣了會,憤憤的道:白素!你在搞什么鬼?

  白素絲毫不敢松懈的問道:衛!是你嗎?

  衛斯理火冒三丈的道:不是我,還有誰?

  折騰了半天,終於搞清楚狀況,衛斯理不禁暗暗心驚。

  這是什么鬼玩藝,竟能占用自己的身體,意圖奸淫白素,并且還幾乎得逞。

  而自己事后卻毫無所覺,茫然不知。

  他腦中忽地靈光一閃,恍然大悟。

  張杰定是在此種情形下,殺害了方華。

  他發掘到事實真相,興奮的抬頭望向白素,只見白素輕輕的向他點點頭,顯然同樣悟出了其中的道理。

  倆人討論了許久,突然想到一個嚴重問題;如果這東西能隨時侵入衛斯理體內,那白素的處境豈非危險異常?

  萬一 衛斯理慎重其事的道:素,在這件事未了結前,我們約定暫時不要親熱。

  這樣,如果我突然要求親熱的話,你就知道是那鬼玩藝附身了。

  哼!你要是真讓那東西給 我可受不了!

  白素見他醋勁十足的模樣,心里不覺甜絲絲的感到溫馨,當下俏皮的道:你酸溜溜的緊張什么?再怎么樣,也還是你的身體啊!

  衛斯理急吼吼的道:那怎么行?這根本不一樣嗎!

  白素就想看他吃醋的樣子,於是又笑逐顏開的道:你倒說說看,有什么不一樣?

  衛斯理見白素喜孜孜的嬌憨神態,知其有心作弄,不禁怒道:你又跟我胡鬧,我可是說正經的!

  游魂(下)

  吳義發覺自己,越來越需要依賴人體,來躲避日益灼熱的陽光。

  初時,他對陽光并不過於畏懼,但隨著時間推移,他已無法再直接暴露於陽光下。

  他知道自己已經死亡,但卻絲毫感受不到死亡的滋味;他除了沒有實際的形體外,其他方面一切如常,尤其是對女人的需求,反而比生前還要來得熾烈。

  但是尋找人體寄宿,卻也并不簡單;他一定要趁對方昏迷或沈睡時方能進入,對方一清醒,他立即會被一股大力彈出。

  他也試過侵入清醒狀態的人體,或是賴在寄宿體不出來,但屢試屢敗,根本無法如愿。

  人們都認為鬼是神通廣大的,但對他這個鬼而言,在某些方面,反而遠遠比不上那些怕鬼的人們。

  不過有一點卻讓吳義相當的滿意,那就是再多的警察,也捉不住他,而他卻可利用鬼的特長,去陷害他們。

  嘿嘿!像那個警察總監張杰,現在就很慘,被當成殺妻嫌犯。

  哈哈!他那老婆可真不錯,細皮白肉的,搞起來還真帶勁 他想到這,不禁樂的發出了幾聲鬼笑。

  但不一會,他又感到十分的懊惱。他媽的!昨天那個女人才真是可惜,就要到手了,偏偏一下又被震了出來。

  也不知道那娘們怎么搞的,為什么我會被震出來呢?

  原來這鬼也和人一樣,沒見到的事,他同樣也不知道。

  那天白素一招鐘鼓齊鳴將他擊昏,他就從衛斯理體內跌出,當時他搞不清楚,現在還是一樣糊涂。

  當然讀者可能會懷疑,以衛斯理的身手,如何會輕易被白素擊倒?

  要知鬼魂侵入人體,只不過是暫時借用宿主的身體,并不是其本身變成宿主。

  因此他所擁有的能力,亦只相當於其生前的水準。

  所以白素當日擊昏的乃是吳義,并非是身手矯健的衛斯理。

  衛斯理、白素夫妻二人,將自身遭遇及推測結論告知黃堂,黃堂大為驚訝。

  他耽心的道:倆位千萬不可掉以輕心,這吳義的資料顯示,他作案一向是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的。

  有一位受害者,曾被他連續侵擾多次,均未得逞,但最后還是為他所害。大嫂,你一定要特別小心啊!

  吳義對白素迷人的身體,確實無法忘情。

  那棉軟堅挺的雙乳、渾圓潤滑的美腿、聳翹豐盈的臀部 在在均激起他無比的欲望,尤其是那鮮嫩、緊窄、溫暖、潤滑的誘人小穴,更是讓他念念不忘。

  那天瀕臨突破邊緣時,他透過衛斯理的下體,對於白素穴內緊繃的彈性,吸吮的力道,已有深刻的體認。

  那種銷魂蝕骨的快感,使他神魂顛倒,他下定決心──非要搞到這個女人不可。

  衛斯理、白素與警方密切配合下,雖對吳義的狀況有相當的了解,但面對這個虛無縹緲的游魂,卻仍是不知從何下手,目前唯一的辦法,似乎只有耐心的等待。

  但倆人的個性,都不是甘於被動的;因此連袂拜訪了,當世僅存的捉鬼大師鍾馗。

  這鍾馗本名叫鍾自強,但因捉鬼出了名,大家都鍾馗、鍾馗的叫他,久而久之,他乾脆就正式改名為鍾馗了。

  倆人認為像這種小CASE對捉鬼大師而言,還不是手到擒來,小事一樁;但實際上卻并非如此。

  鍾馗道:以捉鬼而言,最困難的就是游魂。

  人有戶籍,鬼有鬼籍,陰間也和人世一樣。

  而游魂就如陽間的無戶籍人口一般,到處飄蕩沒有確實的居住地,除非你們能確定,某時他會在某地,否則要抓他是很難的。

  如果只是單純的防止他侵害,那倒是很容易;我畫兩道符,你們帶在身上,他就無法近身了。

  倆人聽了大感失望,衛斯理道:我們倆倒無所謂,主要是怕他繼續作怪,又多了無辜的受害者。

  鍾馗道:其實你們也不用太過耽心,這游魂如無鬼籍,在七七四十九天后就會魂飛魄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到時候,自然也就無法作怪了。

  吳義這兩天藏匿在浴室之內,可真是眼福不淺。

  白素如廁、沐浴的妙姿,均清楚落入他眼中。

  那活色生香的冰肌玉膚,雪白誘人的豐潤胴體,激得他欲火如焚忍無可忍。

  他試圖上去摟抱撫摸白素,但卻都穿過白素的身體,而無法如愿。

  他心想:必須要盡快找個宿主,否則光看不能吃,豈不是憋死我這個色鬼了?

  機會果然來了,這晚白素沐浴,她的寵物北京狗花妞,在浴室門邊嗚嗚的直叫。

  白素開門放它進來,花妞興奮的直往她身上磨蹭。

  白素愛憐的撫摸它,并以慈母的口氣道:你這個小壞蛋,又想和媽咪一塊洗澡,是不是?

  花妞撒嬌似的低吼了兩聲,伸出舌頭便猛舔白素。

  白素蹲下替花妞洗澡,赤裸的下陰正對著花妞,花妞在本能驅使下,自然的向發出異香的部位舔呧。

  白素給舔的嬌軀亂扭,咯咯直笑。

  她嬌聲斥道:小壞蛋!你不乖,媽咪不給你骨頭吃!

  花妞憑著獸性的直覺,知道主人并未生氣,因此搖頭擺尾的繼續舔呧。

  它越舔越來勁,面泛桃紅的白素,也逐漸領略到個中滋味。

  白素一向疼愛花妞,簡直就當它是子女一般,就是晚上就寢,也經常摟著它一塊睡。

  由於衛斯理經常赴世界各地,尋怪訪異,花妞實質上已成為白素最親近的伴侶。

  平日里,花妞也會往白素下體嗅嗅聞聞,但像這般貼近,直接的舔呧,那還是頭一遭。

  白素那里知道,此刻眼前的花妞,已成為吳義新的宿主。

  原來吳義突發奇想,試著附身花妞,結果竟出乎意料的順利。

  不知是花妞形體小,還是狗狗靈性較低,他并沒費什么勁,就進入清醒的花妞體內。

  雖然花妞體內,隱然有股抗拒的力量,但比諸人類,那可是差的遠了。

  化身為花妞的吳義,一面舔著那嬌嫩的下體,一面在心中贊不絕口;他真是從來沒見過,像白素如此漂亮的陰戶。

  白素那兒,肌膚細白柔嫩,陰毛黑亮光澤,兩團微隆的嫩肉,中夾鮮潤的細縫。

  除非像如今蹲坐的姿勢,或是將嫩肉掰開,否則根本看不到她的陰唇。

  白素的陰唇,迥異於一般女子的黝黑、肥厚。

  她那玲瓏細小的兩片陰唇,色呈粉紅,嬌艷欲滴,就像展翅待飛的彩蝶一般,惹人憐愛。

  吳義貪婪的用心舔呧,他以高超的技巧,配上狗兒粗糙的舌頭,使白素全身,起了一陣陣的快意顫抖。

  飄飄欲仙的白素,一方面恥於自己,放縱的讓花妞舔呧;另一方面,卻又舍不得放棄,這種奇妙愉悅的滋味。

  在矛盾的心情下,感官的刺激愈發強烈,她不知不覺的由蹲而坐,仰靠在浴缸邊上。

  吳義透過花妞敏銳的舌頭,發覺白素的穴內起了陣陣抽搐;那嫩白的大腿、渾圓的美臀,也不停的開合聳動。

  他知道白素舒服到了極點,已經瀕臨了高潮。

  他心中不禁暗罵:他媽的!這花妞要是只公狗那該多好!

  過了會他又想:干!就是公狗也沒用,體形這么小,狗屌大概比牙簽也粗不了多少,他媽的 端莊正經的白素,岔開嫩白的大腿,放任的讓花妞舔著。

  她從來沒想到狗兒的舌頭,能帶來如此愉悅的滋味。

  不同於交合的快感,來勢洶洶;白素體內突然涌出滾滾熱流,一時之間陰精、尿液齊噴。

  她只覺自己就像崩潰的太陽,化成千千萬萬個火球,在瞬間,完全迷失了方向。

  白素起身清洗下體,見花妞仍是緊挨著她磨蹭,不禁斥道:你這小壞蛋!舔了老半天,媽咪腿都軟了,你還沒吃飽啊!

  花妞咿咿嗚嗚的低聲哼著,似乎在說:人家還要嘛!白素不再理它,收拾清理乾凈,回房睡覺去了。

  一早起來,見桌上留了張字條。

  素,有急事赴菲律賓,衛 白素心想,衛斯理不知又發現什么怪事,走得如此匆忙。

  她對此種狀況早就習以為常,因此也不以為怪。

  衛斯理在不在,絲毫不影響她獨特的生活步調。

  這幾天吳義的游魂,似乎頗為安分,沒再發生新的奸 殺案件。

  但警方對前幾樁案子,卻仍是毫無進展。

  白素到黃堂那轉了圈,見沒什么新資料,便打道回府納涼去了。

  她開了冷氣,躺在沙發上,喝著冰涼的葡萄柚汁,只覺全身無比的暢快。

  突然一陣暈眩感擊向腦門,她暮然警覺,莫非是果汁讓人下了藥?

  她慌忙起身,找尋鍾馗送的那兩道符;因為直覺上她認為,定是吳義那游魂搞的鬼。

  白素暈倒在書桌旁,花妞驚疑的嗅著她的面龐,此時管家老蔡走了進來。

  花妞沖著他直吼,老蔡一腳將它踹的老遠,而后將白素抱起放置床上。

  他低呼:小,小姐,你醒醒!半天不見白素回答。

  他臉上表情忽變,陰沈沈的道:這回我看你往那跑?

  今天老子非把你這緊窄的小嫩穴,捅成個大窟窿不可 嘿嘿 由於白素居家并未穿著胸罩,因此他扯下白素的丅恤時,砰的一下,兩個白嫩嫩的奶子,便蹦了出來。

  那紅櫻櫻的奶頭在白嫩的乳房上,顫巍巍的直抖,充分顯示出乳房的美好彈性。

  老蔡伸手揉捏了起來,那股滑膩棉軟的觸感,使得他的褲襠迅速的鼓了起來。

  毫無疑問,吳義又附在老蔡身上了。

  他貪婪的猥褻白素豐美的乳房,又揉、又捏、又搓、又吻,舔舔唆唆的弄了一陣,注意力又轉移至白素的下半身。

  他拉下白素的長裙,那雙渾圓潔白,豐潤勻稱的美腿,便裸露在他的眼前。

  此時白素身上,僅余一條棉質的白色三角褲,遮掩住誘人的私處。

  美腿玉足再次吸引住吳義,他目標一轉,針對腿足處下功夫。

  白素醒了過來,但是全身酸軟,無法動彈。

  她感覺有人撫摸她的大腿,吸吮她的腳趾,酥酥癢癢的滋味,真是又惡心,又奇怪,也說不出是難過還是舒服。

  她勉強挪動頭部,看見老蔡正津津有味的,舔著自己的足部。

  她啊的驚呼出聲,老蔡抬頭露出邪惡的眼神,緩緩的站了起來。

  一向熟悉親切的老蔡,如今在白素眼中,顯得可怕萬分。

  他一面猙獰的冷笑,一面脫下褲子兩腿分開,站在白素上方。

  六十多歲的老蔡,那胯下之物,簡直巨大的驚人。

  仰臥在他兩腿間的白素,看得目瞪口呆小嘴大張,一時竟合不攏來。

  這看在吳義眼中,無疑是深具誘惑力的邀請。

  有意羞辱白素的吳義,蹲了下來,那根龐然大物,也瞄準了白素的櫻唇。

  白素厲聲斥道:你要是敢放進來,我一口就把它咬斷!

  吳義一聽,倒也不敢造次,他嘿嘿一笑,將白素兩手上提壓住,一低頭,就親吻白素的腋下。

  白素的腋窩細白柔嫩,配上幾絲柔軟的腋毛,顯得性感無比。

  吳義嗅著腋下的汗香,不禁益發的興奮。

  他粗大的舌頭一伸,開始賣力的舔吮。

  那種搔癢的滋味,真是異乎尋常,絕無僅有;白素癢得全身亂扭,竟然逐漸恢復了行動能力。

  此時吳義扶著老蔡的北方大肉棒,淫穢的道:你的小嘴既然不肯服務,咱們就試試你的奶子。

  嘿嘿!你的奶子總不會把我的肉棒咬斷吧?

  說完他將那粗大的陽具,置於白素兩個彈性十足的奶子之間,腰一挺便抽動起來。

  由於陽具又粗又長,因此抽動時,那油光水亮的大龜頭,便一下下的頂著白素的下顎。

  白素被頂的幾乎吐了出來,尤其是龜頭頂端分泌的黏液,沾得脖頸到處都是,更令她感到惡心。

  她不由自主的張嘴欲嘔,吳義順勢便向她口中頂了進去。

  龜頭接觸到溫暖的口腔,喚醒吳義攻堅的決心,他身子向下一挪,欲待扯下白素的三角褲。

  白素見情況危急,且自己體力正逐漸恢復,為爭取緩沖時間,她勉強翻身趴伏,以便延滯對方的直接侵襲。

  由於白素趴伏,因此吳義一扯之下,三角褲僅拉下后半邊,但白素圓鼓鼓、白嫩嫩的屁股,已整個的露了出來。

  吳義一見興奮萬分,他哈哈大笑的道:你前面既然不肯讓老子搞,老子就先搞你后頭,反正今天你這兩個洞,一個也跑不掉!

  他扶著老蔡那出類拔萃的粗大肉棒,猛一下就戳向白素的肛門,白素痛得臀部緊縮,冷汗直流,心中不禁驚懼萬分。

  吳義一頂之下雖未得手,但白素柔嫩的肌膚,卻也帶來舒暢的觸感。

  他兩手一伸,按住白素的豐臀,一使力,便掰開那兩團嫩肉。

  白素螺旋狀的菊花蕾向內緊縮,吳義一看就知道此處尚是處女地。

  他興奮得不分青紅皂白,鼓足勁便亂頂一通。

  白素只覺火熱碩大的肉鎚,不停的撞擊自己的后庭,一時之間,她真是又羞又怒,又驚又怕,但體力廠未復,卻又無可奈何。

  此時吳義卻又改變了進攻的方式。

  他不再亂戳,而將陽具順著股溝作平行抽動,如此一來,白素不再感到疼痛,但代之而起的卻是更可怕的搔癢。

  畢竟前庭后院僅只一線之隔,橫沖直撞的肉棒,偶爾亦沖撞至白素嬌嫩的陰戶。

  好在老蔡的棒鎚實在巨大,而白素的鮮嫩蜜穴又緊窄乾燥,否則恐怕三兩下,吳義就已長驅直入,玷污了白素的清白身軀。

  屢攻不下的吳義焦躁無比,他大力的翻轉白素的身體,使她正面朝上,既而便粗暴的扯下白素的三角褲,欲待直入中宮。

  誰知白素的下體陡然放射金光,一股大力伴隨著金光,猛的一下就將他震出老蔡的身體。

  他只覺神魂消散,衰弱異常,趕忙連滾帶爬的,又躲回了浴室。

  此時白素亦已恢復了行動能力,她翻身而起,見老蔡眼神煥散,迷迷糊糊的在那搖頭晃腦。

  她心想:老蔡赤身露體未免尷尬,解釋起來又大費周章,乾脆將他擊昏,還省得麻煩。

  當下一個手刀劈往老蔡頸椎,老蔡哼也沒哼,便昏了過去。

  鍾馗聽了白素的敘述,開口道:照你的說法,這游魂已為靈符所傷,受創不輕,看樣子也走不遠。

  這樣吧,我去府上一趟,看看能不能除了他。

  倆人進入屋內,這鍾馗東嗅西聞,一下就鎖定了浴室。

  他在門窗上都貼了符,而后口中念念有詞的,作起法來。

  一會功夫,只見抽水馬桶后方,冒出一股淡淡的清煙,瞬間,即消失的無影無蹤。

  衛斯理一面撫摸白素柔嫩的乳房,一面說道:你也真是鬼靈精,怎么想到將符藏在那兒?

  白素笑著道:這又有什么想不到的?

  你們男人到最后,還不是就愛往那兒鉆!

  衛斯理笑道:我這就來鉆了!

  白素嬌媚的道:小心點!我這兒還貼著符呢

       19209字節

  [ 此帖被小心流氓在2014-09-25 00:49重新編輯 ]
?
百站百勝: 北京pk拾人工计划 掘金vs灰熊 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 雷霆vs森林狼回放 单机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杰克棋牌手机版本 天津快乐10分遗漏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结果走势图 大乐透2元杀号最准确 兴动麻将哈尔滨麻将 银河棋牌评级 博彩国际娱乐平台 浙江12开奖号码 香港皇家时时彩软件app 吉林心悦麻将网页下载 2019信誉手机棋牌 掘金vs灰熊 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 雷霆vs森林狼回放 单机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杰克棋牌手机版本 天津快乐10分遗漏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结果走势图 大乐透2元杀号最准确 兴动麻将哈尔滨麻将 银河棋牌评级 博彩国际娱乐平台 浙江12开奖号码 香港皇家时时彩软件app 吉林心悦麻将网页下载 2019信誉手机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