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頁?????都市激情?????
【風流診所】【完】
  胡大夫,是個婦產科專家,為人非常和氣。

  這麼一天下午,十二點剛剛敲過,照著往常的習慣,正好是胡大夫睡午覺的時候。

  偏偏這個時候來了一個客人,手按著肚子,眉頭兒緊皺著,向護士劉小說要掛急診。

  護士照顧他在診療室坐下后,就急急的上去請胡大夫了,這時胡大夫已經呼呼入睡。

  劉小姐走到床邊,輕推胡大夫道:

  【大夫!有病人急診!】胡大夫張開眼睛,呆呆的看著劉小姐。

  劉小姐又重覆說:

  【有急診病人,大概是柳細姨。】於是他向柳小姐點點頭說:

  【我就來!】劉小姐急忙下樓,去招呼柳細姨。

  胡大夫笑瞇瞇的,穿了件襯衫,和一條純羊毛褲子。

  套上大夫的白衣服,穿上皮鞋,向診療室走去。

  胡大夫一腳踏入診療室,柳細姨已經痛得這樣:

  【哎唷!哎唷喂呀!哎呀 】胡大夫坐在椅子上,拍了拍柳細姨的肩說:

  【怎麼啦?】柳細姨皺著眉,抬起了頭,看了胡大夫一眼,痛苦的說:

  【哎呀!肚子痛死了呀!】胡大夫一面招呼柳細姨到病床上躺著,一面同情的說:

  【是不是吃壞肚子了啊?】她走到病床邊,卻因為太高了一下子坐不上去,胡大夫輕輕一抱,把柳細姨抱到病床上,幫助她仰面躺下。

  胡大夫手摸摸軟軟的肚子,按了按,又敲了敲,拿起聽筒,聽了又聽,發現并沒有什麼病。

  可能一時著涼,肚子痛了起來,但是這一陣按摸,卻使胡大夫起了非非之想。

  因為柳細姨的美是出了名的,同時這嬌媚女人的胴體,發出了一陣陣幽香,身體更是無一處不性感

  胡大夫一面按著,一面叫護士準備止痛針,然后對柳細姨說:

  【我先給你止痛,再好好檢查一下。】柳細姨沒說話,飄了飄媚眼點點頭。

  於是胡大夫親自替柳細姨打了止痛針,當拿出針頭的時候趁機按住了針頭揉了一陣。

  柳細姨感到一陣舒服,很快的肚子也不痛了,笑嘻嘻的看著胡大夫。

  胡大夫問:

  【不痛了嗎?】柳細姨只點點頭【嗯 】了一聲。

  同時柳細姨還拋著媚眼,挑逗他似的。

  胡大夫向柳細姨說:

  【那麼到手術室去,我替你好好檢查一下、】一邊招呼柳細姨坐起,又親切的抱她下來,然后手牽著柳細姨走向手術室去。

  臨走出手術室的時候,胡大夫向劉小姐示意了一下,而這劉小姐也明白了胡大夫的意思。

  因為只要是和病人走入了手術室,最起碼也得花上兩三個小時才能檢查完畢。

  還好現在已經是下午,不會有什麼門診了。

  胡大夫陪著柳細姨走出診療室,穿過通道,在樓梯旁有個門,門上掛了一個手術室的牌子。

  胡大夫拉開了門,順手一按,只聽到【答!】的一聲,點亮了室內的燈光。

  手術室內沒有窗戶,全靠日光燈照明。

  這張手術臺要比診療室還高一點,也寬了一些,藥架上還有些手術用具和一些藥品。

  胡大夫在柳細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解去了柳細姨的胸罩。

  一對尖挺高翹的乳房,圓圓脹脹高高滿滿,翹起兩粒小葡萄似的乳頭兒。

  胡大夫在藥架上取了一些油質的藥膏來,順手涂在手上,示意柳細姨脫去內褲。

  柳細姨嬌羞的脫去了內褲,往椅子上一丟,想爬到手術臺上去,偏偏手術臺又太高了。

  胡大夫看見,走過來順勢一托屁股,又以極快手法把那些藥膏涂在那小穴肉縫上。

  柳細姨幾乎是同時感覺到,屁股被托不說,而且好像有手指在穴縫上滑了滑,人就上了手術臺去。

  這時柳細姨感到一陣臉紅心跳!

  胡大夫手按住了柳細姨的小肚子,感覺到了滑嫩細白肌膚。

  同時把一雙粉腿給分了開來,把兩條腿架在手術臺上,胡大夫低頭一瞧 哇!真是要人命的小穴!生的太美,太妙了!

  上端一叢細絲陰毛,兩片鼓鼓陰唇,中間一粒小穴核兒。

  那些油膏藥力,馬上就發生作用,在小穴核粒上,已有滴滴浪水,流出了穴口兒。

  胡大夫用手在穴縫上輕輕的撫摸撫著,使那滴浪水兒,涂滿了穴縫。

  一邊摸,一邊瞧瞧柳細姨。

  只見這柳細姨,嬌羞的閉上了雙眼,臉上泛起了兩朵紅云,眼兒成瞇,呼吸急促。

  胸前這對香乳,不停的隨著深呼吸起伏著,顫動著,雪白嬌嫩的大屁股,不斷的在扭動。

  此時柳細姨只感到小穴中癢得無法制止,而非得要那東西來戳插止癢不可。

  扭擺一陣后,喘著氣說:

  【啊 你真壞死了 】話說到一半沒說完,而櫻桃小口已被胡大夫著實含在嘴里了。

  柳細姨這一刺激,親吻的好長好長,吻得受不了,不由自主的微微吐出了香舌,遞了出去。

  柳細姨才吐出了一點舌尖兒,胡大夫卻猛一吸吮,整個舌頭都被吸入了他的嘴里,抵舔纏綿起來。

  胡大夫一邊吻著柳細姨小巧甜蜜的香舌,一邊將手指頭插進了小穴里 抽!插!扭!轉!

  另一只手把自己褲扣解了開來,將自己八寸多長之大陽物給掏拉了出來。

  而又去引誘柳細姨的嫩手,握住了大雞巴陽物。

  柳細姨正在欲火高熾的時候,這根陽物來得正是時候!

  猛然握住了大雞巴,又粗又常,而且還是熱呼呼的哪!真是喜出望外呢!

  柳細姨忍不住了,手握大雞巴,心跳得急,把舌兒收回,胡大夫也抬頭看著她。

  柳細姨喘著氣說:

  【嗯 胡大夫 你好壞 】胡大夫知道是時候了,急忙脫光身上的衣褲,健美筋肉,及胸前一條性感胸毛,直到肚臍眼上。

  八寸多長的大雞巴,實在是又可愛,又勾魂哪!

  胡大夫一躍而上,猛壓到柳細姨的身上,兩手捏玩著一對奶頭兒,柳細姨閉了眼,只等胡大夫大雞巴插干了。

  柳細姨一雙粉腿,還掛在手術臺上,而這美妙小穴被分的開開的,浪水已流到屁股底。

  胡大夫把自己雞巴頭子,塞進柳細姨的小穴之中,柳細姨感覺到一陣發漲,像觸電一般。

  她不自主叫著:

  【哎唷 哎唷 漲 漲 】在這兩聲浪哼聲中,胡大夫使勁一插刺,大半根陽物,已被這小小緊穴洞兒給包了起來。

  但柳細姨卻感到漲得厲害,一邊【哎唷!】的叫著,同時屁股往后閃了一閃。

  沒想到不但沒有閃開來,反而那大雞巴,著著實實的一下子,狠狠的深插到底了。

  大雞巴頭子頂住了穴里面,最癢也最敏感的,小穴心子里。

  柳細姨深深吸了一口長氣,一鎮顫抖,陰精已經丟了出來,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胡大夫感到無比美妙,知道這女人已經出了精,心想倒還真快,這根大雞巴至少還有半寸留在外面呢!

  於是很快的再抽插,柳細姨感到穴內被陽物一陣磨擦,真是又酥,又麻,又癢,又酸,而跟著陰水也流出來了。

  柳細姨嬌喘噓噓的哼著:

  【哎唷! 哥哥 美 美呀 美死我了 啊 哥 哥呀! 】胡大夫問:

  【你舒服了沒?】柳細姨說:

  【啊 當然舒服啦 舒服 死了 呀 唔 哎唷 輕一點嘛 慢 慢一點 哎唷喂呀 爽死啦 我 我爽死了 唔 唔 哎呀 我 我的腿呀! 】柳細姨不勝負荷的叫著,胡大夫才慢慢放下了她的粉腿,柳細姨這才放下心,舒了一口氣。

  胡大夫開始輕抽慢插,大雞巴磨揉著穴腔陰嫩肉兒,酥酥麻麻癢癢,龜頭兒頂住了小穴心,就在這穴心上頂住了轉一轉。

  柳細姨還是頭一遭 到了這樣的可口美味,瞇細了媚眼,嘴里也總是哼叫著。

  胡大夫見柳細姨美爽得不得了,而陰精也出了不少,小穴兒更是滑多了。

  他卻忽然使力一挺,陽物好像又變粗了許多。

  而后猛力狂抽猛插起來,真是其快如飛,在這小且緊收的小穴中,像拉風箱般的一陣猛插。

  插得柳細姨心花朵朵開,先是酥麻,再是喘息,全身的肉都顫抖起來。

  抖得身體像波浪般的一起一伏,大屁股肉兒一緊一松,雙乳更突出尖翹了。

  不斷浪蕩淫叫著:

  【哥 哥 美 美死了 小 小 穴 唔 爽歪了呀 親親 慢一 慢一點兒 小穴 要丟了 唔 唔哼 啊哼 唔嗯 呀 呀 】又是一陣濃濃陰精,噴到大雞巴頭兒上。

  胡大夫緩慢了下來,使大雞巴龜頭兒,頂住了小穴花心兒,輕揉慢插,徐徐晃了起來。

  柳細姨這才喘出了一口大氣。

  胡大夫親了一下小嘴問到:

  【舒不舒爽?】柳細姨說:

  【舒爽的過了頭哩!】胡大夫再問;【你會不會夾吸?】柳細姨說:

  【我 讓我試試好嗎?】於市胡大夫頂住了柳細姨的洞穴花心子深處,一動也不動,而柳細姨試著夾吸緊小穴,又放開來,但動作有些生疏。

  柳細姨問說:

  【是這樣嗎?】胡大夫回答:

  【嗯!不過你不常夾嗎?】柳細姨說:

  【從來沒試過,床上這玩意兒,懂得不多,也沒機會嘗試。】胡大夫問:

  【為什麼呢?】柳細姨說;【我被那頭兒開了炮之后,平常只隨便抽插兩下子,他就會射精了,那有時間嘗試呢?】胡大夫一聽,真是喜出望外,不由得用手在粉嫩屁股上一陣揉捏,而她的浪水也跟著沖了出來。

  胡大夫把兩只粉腿慢慢撐了起來,夾在臂彎中,小穴更是鼓鼓地顯現了出來。

  於是這大雞巴又開始戳著抽插起來,下下著底,次次深入。

  柳細姨美爽得要上天飛一樣,挨插一下就哼叫一聲【親哥】。

  嬌媚淫蕩,顯得又騷又浪。

  胡大夫像是獸性大發,狂猛的狠插著。

  柳細姨不勝承受哼叫著:

  【哎呀 哎唷 大 雞巴 哥哥 太狠了 唔 嗯 你 妹妹 小穴 又 又要丟了 嗯 哼 唷 唷 親 哥哥 大 大雞巴哥哥 小 穴穴 受 受不了啦 嗯 饒 饒了我吧 啊 小穴 受不住了 嗯 】盡管柳細姨叫死叫活的,苦苦求饒,但是阻止不了胡大夫的獸欲。

  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深,插向柳細姨的小嫩血內,都不停止。

  足足插了幾百下,胡大夫面不改,而柳細姨卻呻吟著,喘息著,小穴幾乎麻木了。

  胡大夫這才感到一陣快感,忍受不了性交的最高巔峰,【卜!卜!卜!】的射出了精子。

  胡大夫舍不得的拔出了大雞巴,柳細姨還是仰臥著,開著兩條粉腿。

  陽精混著陰精,由小穴口流了出來,人卻軟得一動也不能動了,就像死了一樣。

  胡大夫忙給她打了一針興奮劑,這才醒了過來。

  嬌媚淫騷的向胡大夫說:

  【你真壞啊!】胡大夫忙又伏下頭來,深吻著柳細姨的香舌,兩人相互擁抱撫弄了一陣,這才過完癮。

  之后兩人起來整理一下,穿好衣服。

  柳細姨走前胡大夫向她說:

  【當你想要時,隨時都可以 】柳細姨一陣臉紅,拋了個媚眼說:

  【現在我必須回去了。】柳細姨拿著皮包問:

  【醫藥費多少?】胡大夫先是一怔,然后笑著說:

  【免了!】於是把柳細姨送出了大門,看著她坐上車。

  胡大夫興高彩烈回到樓上,叫傭人準備好洗澡水,好好洗了個澡,也吃了一些滋補藥品。

  已是吃飯的時候了,吃飯時劉小姐微笑著望著胡大夫。

  高聳的乳房已經在起伏顫動,細細柳腰,一點點深凹的肚臍眼兒,真是叫人心動不已。

  胡大夫輕輕揉摸著一身白肉,再抖動她的大屁股,使得那個小肥穴兒,高高凸起,白凈沒有一絲絲雜亂陰毛。

  胡大夫摸到小肚子時,洪小姐輕輕【嗯】了一聲。

  發出來的聲音,有夠淫騷。

  洪小姐撒嬌說:

  【哎呀!你快上藥啊!我快癢死了!】胡大夫微微一笑,把自己的衣服脫了精光,自己則拿了一個藥丸子,很快的吞了下去。

  一瞬間,胡大夫的雞巴直挺挺的站了起來,這根雞巴至少有八寸多長。

  油亮亮的大雞巴頭子,粗大的嚇人。

  他走到手術臺旁,洪小姐一手握住了它,欠起身來,在這大龜頭上親了一下,然后躺了下去。

  洪小姐騷蕩著說:

  【親親!好大的雞巴!快快!快給我插上吧!】胡大夫先把她的腿放下來,然后壓了上去,一身雪白浪肉,其軟如綿。

  胡大夫把雞巴放在穴口上,卻不插下去。

  急壞了洪大小姐,她急促的喘著氣,死命的把那肥大屁股,往上抬高迎著大雞巴,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偏偏這胡大夫在玩弄著奶頭兒,捏得洪小姐全身顫動,下體更是搖晃迎送。

  她氣喘急促的叫:

  【好大夫 快 快點 插我吧 快 干我吧 我的小穴穴 給你玩 不要 不要再 逗我了嘛 癢 癢 癢死我了 小妹 受不了了 】胡大夫說:

  【快插什麼呢?】洪小姐急急的說:

  【快插 插我的穴啊 快干小穴洞吧 啊 受不住了呀 妹妹的 小浪穴 穴 在 在等著 親 親哥 】【喲 求 求你 快干吧 小穴 好癢 好癢哩 受不了了 快 快呀 快插我吧 插死我這小 小穴 嗯 干這小浪穴 快 】胡大夫的大雞巴,狠猛的給他插了進去,熱呼呼的,濕潤潤的一個小嫩穴,把大雞巴包的死緊緊的,而且一下子就頂住了花心穴底,胡大夫一動也不動。

  真是要命啊!好漲!好舒服啊!

  洪小姐兩手用力按住胡大夫的屁股,把這個花心穴子抵壓得緊緊的,快喘不過氣來了。

  洪小姐耐不住了,開始扭動她那白嫩有彈性的屁股,以及那又饑渴,又需要的小穴兒。

  連晃帶轉的,使這小穴心子,圍住了大雞巴頭子轉呀轉的。

  一對大奶子,也在跳動著。

  這女人真是騷到了極點啊!

  哼哼哎哎的叫著了一陣之后,一股股陰精也流了出來,還是不情愿停止她的扭動旋磨。

  洪小姐的淫聲更是銷魂 【嗯 哼 哎唷 哼 唔哼 大雞巴 哥哥 好棒啊 美 美死了 美死人了 小穴 浪啊 唔 嗯哼 】【哎 哎呀 浪穴 浪騷 蕩女 從來 從來沒 沒有遇見過 這種 大雞巴 哥哥 親哥哥 浪血 好舒服 夠 夠了 饒 饒了妹妹吧 啊 呀 少 少插一點呀 干死人了 】洪小姐的扭,轉,旋,磨,功夫真是要得,還不停的晃動著。

  一陣比一陣急,一陣比一陣快。

  她連丟了兩次陰精,才慢慢停了下來,喘著氣呻吟。

  胡大夫知道這個風騷女人,已經連連丟了兩次身子,癱瘓的不想動了,但這正是女人子宮內,收縮吸吮猛咬舔食的時候!

  他打起了精神,把粗長的大雞巴向后一退,緊跟著是一陣狂風暴雨似的,狂狠猛力抽插。

  這小穴洞的兩片陰唇,被塞得帶進帶出的,甚是好看,過癮!

  洪小姐已經出了兩次精,想休息一下的時候,卻遭到了這陣狂風暴雨,真有點招架不住了。

  當穴內正在收縮時,是特別敏感的,卻遭到了狂抽猛插,幾乎每一下抽動,都像在插她全身似的。

  沒一處性感敏銳的地方不得到刺激,使得她全身顫抖,心也跳得特別快,連舌尖也都是麻麻木木,從發根直到腳心,無一處不是又酥、又酸、又麻、又癢!

  洪小姐嬌浪呼叫著:

  【親 哥哥 大雞巴 哥哥 你 你輕 輕一點嘛 你快 快要插死小浪穴了 哎呀 唷 我 我的 小寶貝兒 好甜 好癢 啊 好舒暢 】【浪穴兒 要 要濕透了 浪穴被你 被你插得 快 快散了 你的大雞巴 插得我 我 好 好愉快呀 好舒服 呀 唔 】胡大夫一邊聽著這個淫騷的浪叫,一邊欣賞著這一身浪肉在顫抖。

  顫抖一刻也不停止,臉頰上一陣陣痙攣,香汗淋漓,同時也不斷的呻吟,真是欲仙欲死呢!

  一聲聲輕微而淫蕩的【嗯 嗯 】叫著,一對眼睛越瞇越小,小到幾乎只剩下一條縫了,鼻子里急促出著氣,倒也是香噴噴的。

  胡大夫知道,這是女人快要達到最最高峰,欲仙欲死的境界。

  於是他把粉腿一抬高,立刻就猛力狠狠一插,大雞巴頭子,頂進了子宮口內。

  陰精緊跟著【卜卜卜】的直流。

  洪小姐的氣息一刻比一刻弱,舌尖冰涼,昏死了過去。

  這時胡大夫又狠狠狂猛使力的急插了一陣,也射出了精。

  熱滾滾的陽精燙在小穴花心上,把她從死神的手里給燙了回來。

  癱瘓著睜開眼,陶醉得說:

  【親親!你可把我給干死了!】胡大夫說;【干死了,美不美?】洪小姐說;【唔 嗯哼 美極了 親愛的 要是真被你干死了 活不過來 也都算了 你的 大雞巴 好有力 】胡大夫放肆的愛撫著她身子半天,她喘息著。

  直等到胡大夫的大雞巴軟倒在緊穴中,放不住了,這才自動地滑了出來。

  胡大夫下了洪小姐的身體,用水把兩人的性器洗了洗凈,一大堆的陰精混合著陽精留在手術臺上。

  兩人穿好了衣服坐在手術臺旁的椅子,洪小姐拋給胡大夫一個大風騷的媚眼說:

  【你的藥真好啊!是不是以后都可以天天給我涂藥呀!】胡大夫說;【唷!你每天都要嗎?】洪小姐回答說:

  【嗯!越多越好!】胡大夫說:

  【太多了受不了,隔個三五天涂一下還差不多。】洪小姐說:

  【看你多吝嗇,我醫藥費照付!】洪小姐說完,一陣微笑,又說:

  【喂!明天我請你吃飯,在我家,你來不來?】胡大夫問:

  【在你家?】洪小姐說:

  【對!我家里沒有外人,也不請什麼外客,只有兩三個姊妹,你一定要來好嗎?】胡大夫說:

  【到時候在看看吧。】洪小姐說:

  【不行!一定要來!】胡大夫想了想才說:

  【好吧好吧。】洪小姐起身,拿了一疊鈔票說:

  【醫藥費夠不夠?】胡大夫一看忙推拒說:

  【怎麼?你是氣我?】洪小姐說:

  【給傭人!給傭人!】胡大夫只好借勢收下,然后恭恭敬敬地送這位闊病人到大門口。

  見到洪大小姐的車,的確是最高貴的進口車,心中暗暗高興。

  第二天晚上六時整,胡大夫的汽車停在洪小姐公館門前。

  司機按了兩聲喇叭,洪公館的大門開了。

  胡大夫被迎進了洪公館,經過了一個水池來到了進口處。

  傭人拉開了門,迎面而來的是主人洪小姐,她面帶嘻笑的走過來,兩人高興的握著手。

  胡大夫隨著洪小姐入了座,看見客廳陳設豪華美觀,這時有另兩位女人走了過來。

  這兩個女人都是長得美若天仙的少婦,一見到這兩位美女,胡大夫忙欠身欲起。

  洪小姐介紹說:

  【這位是頂頂有名的胡大夫,是留德的醫學博士,他可是個婦產科權威呢!】同時指著兩位美女說:

  【這是張太太和王太太。】胡大夫一一打了招呼。

  這時傭人遞上了茶水。

  張太太先開口問:

  【胡大夫業務很忙嗎?】胡大夫說:

  【還好,還不是各位主顧幫忙!】張太太又說:

  【胡大夫太客氣了,誰不知道你這位大名人啊!我想你一定非常的忙,今天能認識你,真是三生有幸哩!】張太太話說完,胡大夫正要開口,但王太太卻搶先著說:

  【你看看!這張太太真會客套哩!】洪小姐聽了笑說:

  【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氣了。】洪小姐給了胡大夫一個媚眼說:

  【這兩位都是我很好的姊妹,今天特地請她們一起便飯。】這時傭人走了進來說:

  【小姐,開飯了。】洪小姐站起來,請大家到餐廳去。

  王太太和張太太拉著手,走在前頭,而洪小姐則挽著胡大夫的手,跟著走進飯廳。

  坐定之后,主人頻頻進酒,胡大夫并不是什麼好酒量,但經不起這三個女人敬酒,也只好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

  三個女人之中,以張太太酒量最好,王太太是最差的,但是王太太卻能言善道,不時就拿胡大夫當做題材說笑話。

  而這個胡大夫卻已經被這兩位太太的美色和巧言給迷住了,他一雙貪婪的眼神,始終不離她們的胸前。

  王太太的一對大奶子的確夠誘惑人的了,大不說,而且高聳尖挺。

  當然這個胡大夫是個內行人,他知道有這樣胸部的女人必定擁有一個飽滿肥美的小穴,同時這屁股溝也是很深的。

  這一切早已被這色狼胡大夫看在眼里,更何況她還有對風騷的媚眼,所以胡大夫也不顧其他人是否在意,竟和王太太公然眉目傳情起來,兩人眉來眼去。

  這頓飯一直吃到十點才完畢,因此洪小姐提議要三位貴賓在她家住下。

  王太太和張太太是老姊妹了,自然滿口答應,而胡大夫客氣了幾句,但經不起挽留,也答應了。

  其實這胡大夫心里早就想答應了,他求之不得呢!

  洪小姐高興的要請他們去看電影,不是在電影院,是在洪小姐的臥房。

  一坐下,洪小姐和張太太各占了一張沙發,而把雙人坐的沙發留給了王太太和胡大夫。

  傭人走進來,關了燈,放起了電影。

  原來放得是美國的春宮電影,不但淫蕩而且荒唐。

  內容是兩個修女耐不住女人的需求,兩人對鏡磨擦,后來來了個年輕人,她們把他拉進房,輪流套那年輕人的陽物,直到他不再舉才停止。

  但這兩個淫騷蕩女還不過癮,居然跑到后院按倒了一只驢子,騎在驢肚上套弄那根又粗又大的陽物,這才肯罷休。

  王太太看得下體的淫水一陣一陣的流,胡大夫不客氣的伸出手在她身上按摸揉捏!

  兩個人恨不得脫下褲子好好地干一場,可是房內還有另外兩個女人。

  電影放完后又聊了一會兒,聊著聊著話題全轉到性交上去了。

  三個女人一再提出問題來問胡大夫,使他幾乎窮於應付。

  王太太問到電影的內容:

  【這外國女人的穴一定很大,不然怎套得進驢子的陽物?】洪小姐笑說:

  【王太太,你想不想弄根驢陽物來套套?】王太太說:

  【去你的!你才要驢子來干呢!】說完起身要打洪小姐,卻被張太太阻止了。

  張太太說:

  【好了啦,不要再鬧了,其實啊,我們雖然沒挨驢陽物插過,可是都吃過驢陽物。】王太太走近張太太說:

  【怎麼?你這張嘴含過驢陽物?】張太太打了王太太一下說:

  【哎呀!你才含過驢陽物呢!我是說吃的,你怎麼忘了呢?有一到名菜叫圈子,那不就是驢陽物嗎?唔 還有呢!像什麼牛鞭,你吃過沒有?】說得王太太和洪小姐笑得前伏后仰的,臉上一陣陣紅暈,一時回不上話來。

  張太太順手把王太太拉到身邊,指著櫻口說:

  【你這張嘴呀,什麼驢陽物,牛陽物是含不來的,只有男人的陽物你一定含得下,要是我啊,一定非整夜含著陽物呢!】王太太回了句【去你的!】,三人又笑作一團。

  卻苦了一旁的胡大夫,陽具只能直挺挺的站著。

  這時傭人端了四杯咖啡進來,其中一杯是非常特別的!

  洪小姐說:

  【好了,別鬧了,喝完咖啡也該睡了。】洪小姐端了其中比較特別的那杯給胡大夫,胡大夫因為剛才酒喝多了,接了手一飲而盡,而胡大夫喝的這杯里加了很強烈的春藥!

  喝過咖啡之后,洪小姐送三位客人回房。

  她先送王太太進其中一間,又帶胡大夫來到另外一間。

  之后同張太太兩人走出了房門,把門給關了起來。

  原來洪小姐和張太太兩人存心要看王太太的好戲!

  她們三人是很要好的朋友,常聽起張太太說王太太在這床第之間功夫要得。

  王太太以前曾當過高級吧女,有一次三個外籍人士合力輪著上王太太,王太太非但沒事,還搞得其中一個人脫了陽。

  可是問起王太太,她又不肯說,於是今天洪小姐特別犧牲自己享受,準備和張太太兩人去偷看。

  兩人繞到了外面落地窗口,從窗縫往房中偷看。

  王太太想到浴室去,經過了胡大夫的房間。

  這胡大夫喝了含春藥的咖啡,下體大雞巴硬挺的要命,若不發 出來,會漲得要人命哩!

  等王太太從浴室出來時,胡大夫不顧一切突如其來的把王太太一抱,而這王太太本來就是個淫騷浪蕩的女人,她早就期判多時,就順勢軟軟倒在他懷中。

  胡大夫忍不住性沖動,把王太太往床上一壓,便快速的剝光了她的衣服。

  春藥在他肚里作怪,再加上一個白玉人兒赤裸裸嬌媚媚的躺在床上,胡大夫瘋狂的剝光了自己的衣服。

  胡大夫又再度壓上了王太太,用手托住大雞巴,就往小洞穴里塞送進去,想要發射一下。

  但大概是太粗大的緣故,這王太太頓時張口瞪眼的,痛苦的表情表現在臉上。

  然而禁不住胡大夫的欲火,受了他使勁的一挺,大雞巴頭子插進了小穴兒里。

  王太太受這一戳,頓時一下快活,嬌吟著:

  【哎呀 唷 】【色鬼 急 色鬼 呀 痛 唷 哎唷 唔 嗯 】【可 可人兒 好 很好呀 慢 慢點 慢點來 不 不要太急了 這樣 我 我會 受不了呀 】【呀 溫柔點 太猛了哩 啊 哎唷 會痛 唔 】胡大夫順勢又再頂進了大半根雞巴。

  【哎呀!】王太太的騷浪聲高得多了,但是臉上卻出現美快的表情。

  胡大夫開使狂抽猛插,活像只野馬般,狂亂快速地奔騰。

  戳刺得王太太聲聲浪叫:

  【親親 哎呀 大 大雞巴 情人 大 大鳥兒 小穴穴 好 好漲啊 呀 】【我 小陰穴 又 又窄 又緊 大鳥兒 哥哥 要 疼愛 這小穴啊 呀 嗯哼 】【啊 救 救命呀 不 不要 太猛啦 唔 這太狠了 呀 好痛啊 插得太狠了啦 要命的 你 你饒了我吧 求求你 太狠了 受不了了 會升天的哪 】大雞巴緊扣著穴心。

  【呀 哎唷 哥 親哥 你就干死我吧 戳吧 】【哎唷呀 好美 好爽 好舒服 唔嗯 喔 】【殺千刀的 要 要給你 插爛了 唔 救命哪 】窗外還有兩人在偷窺著,洪小姐在張太太身上捏了一下,嘴里說著:

  【嘖嘖!可真虧這王太太挨了,我放的藥重得很,雞巴能粗脹一倍,你看,王太太爽得頭都搖來搖去。】的確,王太太的頭不停地左右搖晃擺動起來了。

  原來胡大夫經過了一陣瘋狂抽插之后,將雞巴抵住了王太太的子宮旋轉著呢!

  所以王太太也隨著大雞巴在穴中轉動得快慢,搖起頭來。

  【親愛的 你 你真是 夠狠啊 嗯 哥哥 呀 你真好 大 雞巴 好粗 好厲害呀 脹得可怕 】【我 小心肝 呀 爽 快 快 再干進去 又再旋轉了 唔 唷 嗯 好舒服 呀 好爽快 動作大點嘛 】【嗯 轉 啊 你太棒了 受 受不住了 】胡大夫說:

  【這個大雞巴好不好?】王太太說:

  【好唷 太好了 好棒 好厲害 好猛 嗯 呀 美死我了 】胡大夫也忍不住叫著:

  【你叫 你浪呀 我聽了好爽 哼吧 小浪穴 你騷吧 你大聲叫吧 我喜歡聽 聽浪叫聲 大聲點 小 小浪穴很爽吧 】這時胡大夫把大雞巴對上了小穴心子,頂得緊又轉得快,同時又按住了屁股,這樣就貼得更緊了。

  王太太浪叫:

  【哎 哎呀 嗯 我 我浪穴 真太美了 哎呀 鐵漢子 插死我了 呀 使勁 干吧 好酸 唔 好舒暢 哎唷呀 】【嗯哼 哎呀 親親 大雞巴 插得我 酸麻啊 要命呀 哎唷喂呀 唔 大雞巴親親 要被你 戳爆了啊 唔哼 】【插 插死了 要死了 啊 使勁 再沖 喔 】連連呻吟不斷,再也聽不清楚王太太在叫什麼了。

  原來是魂兒非上了天,心跳也亂了。

  胡大夫知道王太太美爽的昏了過去,於是伸手到小屁眼上,猛然將手指塞了進去,就進進出出的抽插起來了。

  王太太在這猛然刺激下醒了過來,噓了一口氣說:

  【嗯 嗯 哎唷 大雞巴親親 妹妹我 給你 給你插死了 你怎麼 連我小屁眼兒 都不放過 哎 去死 你去死啦 你 你手 停一停啊 】胡大夫邊抽插,邊欣賞著王太太騷浪的樣子。

  又是半小時過去了,王太太淫精流 了一大片被子。

  小穴里浪水像流光了似的,抽插起來有些疼痛。

  王太太低聲向胡大夫說:

  【親哥,我已給你插了一個多小時了,你怎麼還不 出來呢?】胡大夫說:

  【奇怪,我也不知道。】王太太說:

  【漢子,我浪水流盡了,再插下去會痛,停一會兒,或者我給你含一含好嗎?】新刺激,胡大夫感到挺有趣,猛然拔出大雞巴,往床上一倒。

  王太太慢慢爬起,小穴圓圓的小洞一時之間還收不起來。

  窗外張太太看見胡大夫的大雞巴好長好長,龜頭兒好大好大,看得心跳動得厲害,幾乎要推開窗子跑進去。

  洪小姐拉住她說:

  【不急,等王太太含了大雞巴再說。】王太太用手量了量大雞巴,嚇了一大跳,湊上了嘴巴,慢慢的含住龜頭。

  舌尖兒輕輕挑逗著馬眼,一上一下吞吞吐吐,一手在卵蛋上撫弄,另一手握著大雞巴一陣套弄。

  胡大夫感到異常輸服,閉起眼來享受。

  可憐的王太太累得香汗淋漓,手越套越快,嘴也越套越快,希望趕快把精液弄出來。

  正在千鈞一法之際,張太太和洪小姐推開了窗子走了進來。

  王太太見兩人闖進來,忙吐出大雞巴,翻身兩手遮著了臉,羞得要死。

  張太太說:

  【別害羞,繼續含嘛。】說得王太太伸腿向張太太踢去,胡大夫在一旁看著。

  洪小姐拉去了張太太的褲子,一把把張太太推向胡大夫說:

  【張太太,好好套套這大雞巴吧!】張太太在外早看得浪水直劉了,這一套上大雞巴,就不顧一切的往下套動,去消消癢處。

  一下子,就套弄了上百下。

  王太太和洪小姐像個見習生似的,眼見王太太浪肉不停顫抖,一聲聲【哎唷!哎唷!】,穴肉帶進帶出的。

  張太太騷弄了一陣,想到她們都看到自己的浪態和浪叫,於是坐了起來,拉住了王太太的屁股,送上了胡大夫下體,讓大雞巴插進了子宮。

  這時洪小姐看得陰水直流,也想解解 。

  女人被抽插時,都會很自然地浪叫幾聲,既可助興,又可發發自己的淫蕩。

  王太太因為知道有兩個女人在看,所以忍住不肯出聲。

  但一陣套弄之后,再也承受不了沖刺的快感,再加上子宮內陰精不斷地往外 ,於是再也忍不住而騷浪地叫出口來。

  她不顧忌地一邊狂抽猛套,一邊大聲嘶叫起來:

  【大 大雞巴 你這個大雞巴漢子 浪穴被你 干得好爽 我舒服死了 浪穴好 好美 浪穴又 又要丟了 哎唷 死漢子 我愛死你了 好大 好大的雞巴 啊唷 唔 嗯哼 嗯 】【插啊 用力點 哎呀 用力插吧 小穴 美死了 親親 快 干破了 】王太太這些浪叫聲聽在洪小姐耳里真不是滋味,她再也忍不住了,自己上了床,脫下了衣服,分開了兩條腿,往胡大夫臉上一坐,把穴口對準了胡大夫嘴巴,淫水也正好滴在他嘴上。

  洪小姐叫說:

  【哥 舔呀 舔我嘛 哎呀 浪死我了 好浪 呀 哇嗯 】胡大夫躲又躲不開,推也推不了,只少伸出舌尖,沿著洪小姐的穴兒慢慢地舔啊舔。

  幸好洪小姐的穴長得漂亮好看得很,不然還真傷腦筋呢!

  王太太套得一陣陣地丟著陰精,只可惜看不到胡大夫臉,只見得到洪小姐又白又嫩的大屁股。

  王太太想,這洪小姐到底是個主人,見她浪到這模樣,真該換一換,給洪小姐舒服舒服才是。

  所以自己套緊了大雞巴一陣揉搓,又出了一次陰精后,站起來拉著張太太進了浴室洗澡。

  洪小姐見兩人進了浴室,這才站了起來,往床上大字躺了下去,拉著胡大夫壓在自己身上。

  胡大夫像是要報舔穴之仇,一插上就猛然狂狠抽插,直插得洪小姐全身顫抖,肉碰著肉,發出的聲響幾乎可達戶外。

  洪小姐大叫著:

  【大雞巴哥哥 真棒 使勁 用力啊 】【唔 嗯 唷 越猛越好 再出力啊 】胡大夫死命一陣狂暴抽插,洪小姐淫水【卜卜卜】直流。

  胡大夫使勁在洪小姐身上揉捏著,插揉得洪小姐只剩下呻吟聲,癱瘓在胡大夫身下。

  胡大夫這時不得不覺得累了,忽然想起該玩玩這浪嘴才是,於是猛然拔出了大雞巴,睡倒在枕頭上。

  洪小姐正覺得奇怪,胡大夫推著她說:

  【浪穴!來給哥哥品一品!】他邊說邊推,洪小姐只好側著身子低頭瞧瞧那大雞巴,油光光,青筋還暴跳著。

  一股男人特有的誘惑氣味沖進了鼻子,手握住大雞巴,先用舌尖舔舔馬眼,又用舌頭舔舔大肉柱子。

  半天才一口吞入了喉嚨,吞吞吐吐一陣,胡大夫感到陣陣火熱,大雞巴猛跳。

  他用手按住了洪小姐粉臉,洪小姐知道這大雞巴要狠插了,忙用手握住雞巴,而他真的狂抽猛插了起來。

  王太太和張太太兩人洗完走進來一看,這洪小姐的小嘴像浪穴似的,被胡大夫插得口水直流。

  胡大夫用腳壓著洪小姐的肥嫩屁股,她只能從鼻孔里發出【嗯哼!嗯哼!】的聲音。

  足足插了幾百余下,胡大夫才大叫說:

  【浪穴吃緊了,大雞巴丟給你了!】一陣噴射,胡大夫終於射出了陽精,這才松開了手和腳,洪小姐仰面一躺,把胡大夫射出的精液全吞下了去。

  這時窗外已經泛白,這四個人才七橫八歪的在一張床上睡去。


?????? 26452字節??????
?
百站百勝: 北京pk拾人工计划 河内一分彩后二复式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计算器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怎么下载 麻将打法技巧 大富豪现金棋牌官网 好彩1走势图彩宝网 福建体彩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2013qq捕鱼大亨免费辅助 麻将二八杠的技巧口诀 5悠洋棋牌官网 金博棋牌下载送10元 今期正版四不像生肖图 海南4+1怎么玩法 欢乐真人麻将最新版下载 悠洋棋牌官网登录 和零点棋牌一样的棋牌 河内一分彩后二复式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计算器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怎么下载 麻将打法技巧 大富豪现金棋牌官网 好彩1走势图彩宝网 福建体彩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2013qq捕鱼大亨免费辅助 麻将二八杠的技巧口诀 5悠洋棋牌官网 金博棋牌下载送10元 今期正版四不像生肖图 海南4+1怎么玩法 欢乐真人麻将最新版下载 悠洋棋牌官网登录 和零点棋牌一样的棋牌